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魔寵的黑科技巢穴討論-第一千零四章 最後一隻魔寵相伴


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小說推薦魔寵的黑科技巢穴魔宠的黑科技巢穴
意识碎片里倾泻出来的力量,与曹延之前吸收的泰坦神王遗留的经验相结合,化作一股洪流,席卷着他的身体各处。
在精神层面,神王层次的奥秘,正在他眼前徐徐拉开帷幕。
整个混沌之地,也在发生变化,混沌起伏,衍生出一个如同结界般的屏障。这是生命之母在修行过程中,自然而然产生的一种防御行为。
它要确保在修行最关键的时刻,不会受到干扰。
而此前天空之城一直在混沌之地飘浮,现在也被混沌生成的结界排斥在外。
混沌形成结界以后,倏然收缩,诺大的混沌之地竟从绿丛林世界消失了。
光明之主就是在这一刻破空出现,来到天空之城上方。
他过来的时候,混沌之地刚刚失去踪迹。
“漂流到了时间的规则深处,隐藏在未知的时间节点……”
光明之主似乎有些意外,若有所思:
“生命之母灵魂受损,等级跌落,本来在这个纪元,绝无重返永恒的希望,居然出现了转机……”
天空之城。
星空之主一大早就不情不愿的被阿撒兹勒拉着,准备去曹延家蹭饭。
“曹延家的饭是格外香吗?你自己去蹭,为什么还要拉上我。”
阿撒兹勒:“曹延家里都是女眷,我虽然不是人类,但孤身过来也不合适,拉上你作陪就妥了。”
星空之主:“下次你换个人,我对满足口腹之欲,从来不感兴趣。”
阿撒兹勒一副过来人的口吻:“我起初也对吃饭不感兴趣,但后来我就妥协了。我跟你说,融入常人的生活节奏,可以调节神祇的心态,避免活得太久,心里变态。”
“你是不是有时候会生出厌世自毁的念头,甚至对修行本身都感觉到厌烦?”
星空之主愣了愣:“融入常人的生活节奏,就是天天来蹭饭吗?”
阿撒兹勒:“不止蹭饭,还有睡觉,男男女女的一块睡。”
“睡觉?”
星空之主忽然警觉:“你对我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阿撒兹勒撇嘴:“老子对你也不感兴趣,不会拉着你一块睡,你放心。”
又道:“曹延那小子说男欢女爱是人生第一等好玩的操作,比吃饭有意思多了。我已经决定了,过段时间物色一个女天使,尝尝滋味。”
星空之主扶额道:“怪不得你们俩能成为好友,真是一路货色。”
这时两人来到曹延家里,阿撒兹勒很守规矩,进门就在一楼等候,绝不往二楼踏足。
稍后,王梨等人从楼上下来,见到阿撒兹勒也是习以为常。
曹延走后,这货三天两头就来蹭一顿,已经处成了家人一般。
曹太子从楼上翻着筋斗下来,跑到阿撒兹勒和星空之主身前,亲切的打招呼:“伯伯和姨姨好。”
话落躲开阿撒兹勒伸出来抱他的手,跳到了星空之主怀里,埋头拱了拱,软绵绵,美滋滋。
“弟妹,今早上吃什么?”阿撒兹勒腆着脸问。
他声音方落,却是神色突变,和星空自主对视一眼,同时看见对方眼瞳深处掠过的一抹惊色。
“光明之主!”
阿撒兹勒仰头,视线穿透了空间的阻碍,凝重道:“你们快走,我去拦住他。”
他的身形蓦地消失,再出现已经来到天空之城上方,身体宛若炮弹般上冲,迎向更高处的光明之主。
同一刻,天空之城底部蔓延出浓重的黑暗,一头庞然大物从黑暗里冲出,其状如龙,背脊起伏蜿蜒,好似山岭高耸。
那庞然大物的脑袋上长满了荆棘似的尖角,而在尖角中央,至暗之神瘦高的身形傲然伫立。
他一身暗黑神袍,和脚下的暗之龙一起扶摇直上,与阿撒兹勒一左一右,遥相呼应。
“光明之主,我们两大神系的宿怨,今日我与你算个清楚。”至暗之神的声音轰传虚空。
同一刻,天空之城内部,浮岛神山之中,另一个庞大的身影冲出,体型之巨,宛若星辰,正是泰坦巨兽。
它的形态亦是似龙非龙,又有些像是带有肉翼的麒麟,威武至极,风暴随行。
苍穹之巅,光明之主淡定自若,眼看着天空之城的顶端战力逐一出现,仿佛在注视一众蝼蚁。
“天空之城不过是些异端残余,汇聚而成,居然想和我光明神系一较高下?”
他声音方落,身后的虚空中,七八名十二主神中的成员,依次走出。
米迦勒,赫斯提亚等人身着甲胄,满脸肃杀。
光明之主伸手下压,一缕光芒在其手中亮起,璀璨夺目。
同一刻,十二主神连同身后走出的天使军众将,联袂冲向天空之城。
而此刻的天空之城化作空间原点,正要跳脱虚空而去,却见到光明之主手中的光芒照耀,霎时定住了天空之城。
时间,空间的力量,在那光芒照耀下系数被同化,失去了正常的运转秩序。
轰隆!
米迦勒等众神联袂,对天空之城展开了狂攻。
城内,奥赫,恶魔之祖,众多神祇升空迎战。
苍穹上,光明之主单手下压,手中的光芒分化,落向阿撒兹勒和至暗之神!
阿撒兹勒体外的防御与那光芒接触,刹那消融破碎,胸腔随即被穿透。
至暗之神和暗之龙联手缔结的暗元素护壁,同样被光芒灼穿。
他抓住了一闪即逝的瞬间,后撤躲避,见到阿撒兹勒被光芒穿透胸膛,顿时心头一沉。
“你已经踏足了永恒?!”
至暗之神的声音中有着难以压抑的震惊。
光明之主淡淡道:“你和阿撒兹勒竟双双触摸到了神王的壁垒,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他转头看向阿撒兹勒被击穿胸口后,飘浮在半空的身影,嘴角微勾:“阿撒兹勒,你精通分化之术,当年叛逃脱离我光明神系,便以此术避过了一死,现在这门术法的应用倒是愈发娴熟了。”
虚空中,本来被击穿胸口,奄奄一息的阿撒兹勒翻身坐起,背后羽翼上的一片羽毛脱落,化作另一个阿撒兹勒,刚才被重创的身躯崩溃,成为一股气息,彻底消失。
原来刚才被一击重创,是阿撒兹勒耍的手段,后出现的这个才是他的本尊,毫发无损。
这时光明之主身畔,跳跃出两枚经文,衍生出一柄暗金长矛和一柄方方正正的战锤,周边经文明灭,致密如繁星。
“裁决之矛,审判之锤!”
阿撒兹勒出声提醒至暗之神,同时分化出千百个自己,往不同的方向移动。
然而光明之主释放的裁决之矛也随之分化,神乎其技,逐一洞穿了阿撒兹勒分化的身躯。
无数的阿撒兹勒纷纷崩溃,化作流光,消散在虚空当中。
忽地,光明之主身前,一点矛锋穿透虚空,锐利无比,直刺其眉心。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光明之主探指点出,矛锋与其指端碰撞,节节寸断,阿撒兹勒在虚空后显出了身形。
他此刻的形态慑人至极,手握战矛,背后拟化出六对儿,共十二只天使之翼。
这是他最强的战斗形态。
然而在光明之主指端的光芒照耀下,他体内的神力涌动,十二只天使之翼震颤,依然无法挣脱,避无可避,眼看着那一指落在了自己的眉心。
咔嚓!
阿撒兹勒的眉心碎裂,整个神躯裂痕密布。
时间仿佛停滞在了眼前这一刻。
阿撒兹勒有着满心的遗憾和不甘,遗憾没能进入神王境,遗憾没能完成曹延的嘱托,照顾好天空之城。
他的眼前,浮光掠影般闪现出过往种种。他诞生在光明之中,为光明神系征战半生,本该和光明守护生物一样,与光明同生……后来判出光明神系,开始逃亡,最终被捕,囚禁在光明炼狱,直到遇到曹延那个有趣的家伙。
再见了……黑暗淹没了他的意识。
另一个方向,至暗之神和暗之龙的力量联合,改天换地,释放黑暗领域,遮蔽了一切光明。
然而那黑暗很快就被审判之锤的光芒,冲击的粉碎。
暗之龙被审判之锤轰击在头顶,头颅炸裂。
至暗之神亦是惨叫了一声,身躯从虚空中跌落。
而在此刻,天空之城内部的数百座元素塔同时发光,城市中央,世界树摇曳,整座城市蓦然挣脱束缚,缩小隐入虚空。
光明之主冷笑了一声,一道光芒如利剑,划破长空,劈向天空之城。
天空之城的防御体系霎时从中间开裂,整个城市震荡龟裂,犹如海中孤舟,翻翻滚滚的跌入了虚空深处。
“追上去,诛杀城内的异端残余。”光明之主对十二主神道。
————
混沌之地。
曹延在一阵阵心悸中睁开眼,结束了修行的过程。
他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生命之母的头顶。
生命之母也睁开眼睛,和以往不同,这次是两只眼睛,一起睁开!
“你的主意识苏醒了?”曹延喜道。
“是的,但神魂的伤势并未完全恢复。”生命之母回应。
曹延开始默查自身。
他晋升神祇层次后,就没再签订过魔宠。而以他穿越者的挂逼天赋,成神后数次突破,到主神境以后,本该拥有三个空余的宠师位。
眼下因为他签订了生命之母,吃的过饱,意识里鼓鼓胀胀,把原本空余的三个宠位全都填满了。
这就是顶级大佬的分量,连宠师位都一个顶仨。
也就是说,生命之母将是曹延的最后一只魔宠!
“我们进行意识融合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一些事情,你应该也有所感应。”生命之母沉声道。
“是的,我已经提前做了很多布置,但情况比我预料的要严重的多。”曹延正在意识里感应天空之城的情况。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