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御九天-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看書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御九天
现场显得有些安静,一部分固然是因为两人的稍许试探已然让不少人的眼睛跟不上,看得瞠目结舌,另一方面,玛佩尔近来的名气虽大,但毕竟刚刚‘出道’,而叶盾怎么说也是天顶圣堂的招牌,更是霸占了圣堂第一名头长达两年之久的王者,两人一轮试探后居然平分秋色,这在许多天顶圣堂的支持者眼睛是有点难以接受的,怎么着,也该是叶盾彻底压着对方打才是。
倒是玫瑰看台那边爆发出一阵激烈的加油声,上一场鬼级蜕变,虽然最后功亏一篑,但都知道范特西没有性命之忧,大家的忧虑也已经解除,现在出来个玛佩尔又能和顶上之人叶盾五五开,怎么着都是件高兴的事儿。
“玛佩尔给力,加油啊!”
“玛佩尔你好棒!你帅呆了!爱你一万年!”
“玛佩尔师姐,原来你战斗也这么厉害啊,真是太厉害了、最崇拜你了!”
“玛佩尔姐姐,是我是我,小哲子啊,咱们成立了个你的粉丝团,我是第一代团长哦!”
加油声、尖叫声。
从不会在战斗中分心的玛佩尔都微微一怔,这是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从小到大,不管是在流浪还是训练亦或是当弥,她一直都生活在隐蔽的角落中,何曾享受过这种阳光下的明媚和美好?
玛佩尔忍不住用眼角余光瞥了那边一眼,只见看台上,安弟手里正举着一副大画像兴奋的摇来摇去,而那副画框里居然是她在圣堂学生证上的半身像,而在安弟旁边,裁决的人居然还来了不少,而且都是些熟面孔,那一张张脸上真诚的兴奋欢呼之色,那种赤裸裸洋溢在脸上的对玛佩尔的疯狂喜爱,甚至感觉不在王峰师兄之下。
弥玛雅,她在魔药院的一个师妹,家世很好,脑子有点笨,很简单的魔药知识老是记错,最爱找玛佩尔求教,看在她的家世可能会对自己有点帮助的份儿上,那时候的玛佩尔当然是耐心指导。
小哲子,魔药院二年级的师弟,天分很高但家里很穷,在魔药工坊偷过东西,结果被管理工坊的玛佩尔抓到……这种事儿本来是要被开除的,检举也有奖,但玛佩尔想低调一点,不想要那个奖励,于是放过了他……结果这小子就成了玛佩尔的迷弟,姐姐前姐姐后,端茶倒水、跑腿儿请安,曾经一度让玛佩尔觉得很烦。
坦白说,玛佩尔从来不觉得自己和这些人有什么交情,毕竟她帮助他们都是有自己目的和考虑的,也从来不觉得这帮人有什么有趣之处,反而一直都觉得他们老爱围着自己转,这样很烦,而且很容易暴露。
可此时此刻,听着这些声音,她居然意外的发现自己并没有烦的感觉……玛佩尔的嘴角忍不住微微翘起了一丝弧度,这段时间跟着王峰师兄,自己似乎真的变了,以前怎么就没有觉得这帮人也有可爱之处呢?
贵宾席上,克拉拉本是一身正装,但她的右手搭着左臂,左肘则是微微靠在那椅子扶手上,身体微微靠左侧,只是简简单单一个习惯性的动作,却已然让她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性感,四周看台上不少眼力比较好的,压根儿就没看比赛,全程都是忍不住不停的往她这边瞄,美人鱼公主的性感魅力,或许在大多数人眼里是要比这场比赛更加精彩的。
克拉拉此时正好整以暇的打量着场中的玛佩尔,对她有兴趣,是因为王峰。
毕竟前段时间各种小报八卦上,都把玛佩尔描绘成了王峰的私宠,而且克拉拉是什么人?只先前随便看看王峰对玛佩尔说话的态度、以及玛佩尔在王峰身后那恭敬样,要说这妞不是那家伙的小老婆,克拉拉第一个就不信。
克拉拉将玛佩尔已经从头到尾的打量了好几遍了,目光最后停留在了胸口上,忍不住有点好笑:那家伙……原来喜欢大的?还好本公主也不小。
“这个人类女人的身材可真是不错。”乌里克斯就坐在克拉拉旁边,这家伙似乎完全忘了上次海盗船上的事儿,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笑着的冲克拉拉说:“收为私宠,玫瑰那个叫王峰的挺懂享受嘛,听说他还和好几个女人不清不楚,这游戏花丛的本事,和本王倒是一类人。”
克拉拉和王峰之间的关系,在海族高层里虽然是秘密,但这个保密的对象显然并不包括海龙王子乌里克斯,毕竟他是长公主的未婚夫。
克拉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坦白说,以前她对乌里克斯是又敬又畏的,毕竟地位差距摆在那里,也没想到发生过那种事儿,对方还像个没事的人一样出现。
克拉拉微微一笑:“乌里克斯殿下,你和他可不是一类人,技术含量不一样。”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对一个女人两次失手,乌里克斯对克拉拉的欲望是每况愈增,听她回应,看着那张俏生生的侧脸,真是美伦绝伦,顿时笑着说道:“哦?这可真是意外了,克拉拉公主竟然还懂此道。”
“王峰是一个绅士,我就很想和他睡觉啊,可惜,人家还不愿意。”克拉拉丝毫不介意在人类的地盘刺激一下海龙王子:“而你,我真没什么兴趣。”
一生玩弄女人,还真没哪个女人敢当面这么奚落过他,乌里克斯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气的牙痒痒,却也只到在人类的地盘上他还真没什么办法,这妞的渠道比他还多。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时得势就以为老子拿你没办法?嘿嘿,大家走着瞧!
此时的场中,气氛也是陡然一变,叶盾的身上有白色的魂力燃起,玛佩尔的血色魂力也与之相对,气势看起来似乎旗鼓相当,但弥漫于两人间的那种杀气,却是隔着十丈远都能让人畏惧。
玛佩尔的注意力迅速从刚才的分神状态集中了回来,只见对面叶盾的脸上微微扬起一丝笑容,紧跟着……
嗡嗡!
两道招牌金轮杀出,耀眼夺目,可所有人此时的看点都没在金轮上,而是死死盯着玛佩尔,了解了她的战术习惯,不被金轮迷惑,就不信她这次还能轻易‘消失’。
这次确实是没有‘消失’,血色的魂力弥漫在她身上,在场中实在太过显眼,竟是化为了一道血红的流光,带着某种让人惊悚的诡异弧线,红芒闪烁却悄无声息、宛若在黑夜丝网上飞速爬行的血蜘蛛,而那空中的两柄金轮就像是它狰狞的獠牙,随时准备着咬穿敌人的一切外壳防御!
要动真格的了?还是太嫩了些,战胜老四赵子曰,更多的还是因为赵子曰对她一无所知吧。
叶盾的嘴角微微翘起一丝弧度,下一秒,白光飞射、气冲宵斗!
和玛佩尔的诡异风格不同,叶盾同样是快,但却快得让人感觉有一股王者之风,不以奇胜、不以诡混,仿佛天生正道,那是真正纯粹的快,两点之间,直线最短!
噌!
砰砰!
两声金戈抨击之声,红色流光与那白芒瞬间交错而过,可只是错身不到三米,两人的脚尖在地上几乎同时一点,翻身杀回。
砰砰砰砰砰!
仿佛突然的提速,战斗瞬间便已进入白热化,两人在场中不停的交错对攻,速度快得让人目不暇接,根本就看不清两人具体的动作。
只见红光匹练、白芒如雪。
红光是玛佩尔的匕首,以前她连蛛丝都爱用透明的,只因她的一切都需要低调、需要隐蔽性、需要鲜有辨识度,那是作为一个弥最基本的守则,可现在,她却是越来越喜欢红色,连匕首都在暗魔岛的内务库里换成了红色的匕首,就仿佛像是摆脱了过去的自己。
白芒则是叶盾的蝉翼刀,刀似蝉翼般轻薄,不适宜重击,但却锋利无匹,只因外形圆弧,且叶盾挥刀时的刀芒弧度总是形似一个鸡蛋,因此被他的支持者们亲切的称之为蛋刀。
一红一白的半弧在空中不断闪耀,夹杂着空中金轮的不断回旋,双方仿佛再次势均力敌,可当第五次交错分开时,白光却先一步回头。
到了这个层次,碾压是不存在的,输赢胜负往往体现在一些细节中、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小差距中。
叶盾的速度明显更快一筹,进攻时的节奏也更好,毕竟他的进攻相对于玛佩尔来说显然要更简洁一些,五轮交错对攻,他已经领先了一个身位的先机。
一道精芒在叶盾的眼中微微闪过,反身前冲的同时,手中两柄蛋刀同时脱手。
呼!
武器的速度可远比人的移动速度要快得多,只见空中白光飞射,直取已经慢了一拍的玛佩尔双肩,这是一个相当精确的角度,时机也把握得刚好,只要玛佩尔转身,无论往哪一边转,这一刀几乎都是必中无疑。
可玛佩尔此时的背后就好像张了眼睛一样,居然并不转身回头,直接全身往下一沉,双刀落空,同时玛佩尔双手一拉,空中的金轮回转,以攻代守,直杀向赤手空拳的叶盾身前。
可下一秒,落空的蝉翼刀竟然自行改变前冲的轨道,往前画了个弧线,然后高高扬起,以更快的速度横斩金轮。
只听‘砰砰’两声响动,金轮受力反弹,攻势瞬间被阻。
可就在金轮被化解的同时,两道红芒弧线已然出现在叶盾眼前。
噌噌!
只听破风声响,叶盾的脖子和胸口同时被那红色刀弧劈过,居然直接将他整个人都斩断……
不少天顶圣堂的支持者们同时惊呼出声,可玛佩尔的眸子中此时却并无丝毫的喜色,反倒是出现了一刹那的迷茫。
那是残影,真身呢?身后!
几乎是本能的,三条血色的蛛丝往后猛然一拉。
‘咝咝咝’,那是利器在钢丝上刮过的声音,叶盾那家伙的蝉翼刀可不止有两柄。
玛佩尔就地空翻,手中的血色匕首往后弧线横削,以攻代守。
叶盾微一仰头避过,往前继续猛攻的同时,空中拦截了金轮后迅速回转的蝉翼刀却直攻玛佩尔后背,瞬间便是前后夹击。
玛佩尔已经是很谨慎小心了,可对方的攻击角度既刁钻,速度竟然还比她更快一线,这下可没法再以攻代守,借助金轮的拉扯,玛佩尔在毫无着力点的空中飞速横移,可就是这一避,她就再也没能组织起哪怕一次具有威胁的攻击。
这可比打赵子曰难多了,毕竟即便抛开实力不提,叶盾对玛佩尔的了解,可显然比赵子曰要多得多。
大到宏观掌控局势,小到细节处见真章,叶盾的表现堪称完美,没见他用什么超绝的战技或是大招,只是这简简单单的基本攻防,已然是彻底压制住了玛佩尔。
速度更快、力量更强,甚至洞若观火料敌先机,他或许每样都只比玛佩尔刚好强一点点,但积少成多聚沙成塔,优势很快就宛若滚雪球一样的滚了起来。
砰砰砰砰!
又是一连串金戈碰撞之声,玛佩尔看起来已经防守得相当吃力了,最后一刀白芒斩来时,她就好像是强弩之末一般,被那巨力更掀飞了出去。
敌人失去对身体掌控的平衡,这显然是追击的大好时机,可叶盾却只迈出一步就停了下来。
四周鸦雀无声,那个玛佩尔明显已经只差最后一口气了,可叶盾怎么突然就不进攻了?
“瞧地上!”有人惊呼。
只见此时在烈阳的照射下,这足足有数千平方米的宽大场地地面上,竟已经多出了一张亮晶晶的、密密麻麻的蛛网,几乎铺满了整个场地!
这……所有观众们都倒抽了口凉气,玛佩尔刚才明明全程都被叶盾压制着,看她匕首加金轮的双重进攻已然是有点忙不过来了,可没想到竟然还抽空在地上架好了这样一层蛛网陷阱!
这些蛛丝一看就是坚韧十足、锋利无匹,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宛若鱼鳞波纹般的光芒。任何人要是敢闯入她这片蛛网世界,只怕脑袋随时都会飞起来。
可怕,和这样的刺客战斗实在是太可怕了,一秒钟永远在做别人两秒钟的事儿,比你更快,比你更强,还比你干更多的事儿,每一秒都是杀机、每一步都是陷阱!
叶盾的攻势戛然而止,放弃了大好继续进攻的机会,他站定在地上,似乎就连他,对这四周的蛛网都有点一筹莫展,他的移动空间被彻底限制,一个刺客若是失去了速度和空间优势,那就将一文不值。
双方的优劣在瞬间就调转了个位置,两人的攻防姿态仿佛每一秒都在更替,每一秒都是战局的反转,只看得人瞠目结舌、脑子慢点的都反应不过来,而且,这种风格的战斗,生死就在一瞬间,跟第一场截然相反,可能一个疏忽就什么都没了。
这是顶尖的武道家之争,刀尖起舞!
“精彩,精彩!”霍克兰开怀大笑,这是他这辈子最风光的时候了,他身边坐着的都是各大圣堂的校长,有西峰圣堂的赵飞元,当然也少不了那个开幕词时拿他开涮的傅长空。
“老赵啊,你们家那孩子输给我们玫瑰的玛佩尔,可谓是输得不冤。”霍克兰笑着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出道虽然晚,但瞧瞧,连这圣堂第一都拿她束手无策,落入下风,我看啊,有些人大话说得太早,怕是要翻车!”
一句话同时开炮两个人,还是对准整个圣堂体系中最有地位的两大校长,能干这种事儿的也只有霍克兰了。
明人不说暗话,老霍这个校长就是个替身,这次来,就是特么奔着装逼来的,好歹体会一下快乐嘛!
人生得意需尽欢,在玫瑰刚决定八番战的时,老霍何曾想到过会有一连摧枯拉朽七胜的风光?要是早知道王峰他们这么给力,霍克兰保证从第一场比赛开始就非要亲自带队跟着他们一路走过来不可,想想自己坐在看台上,用事实淡淡的奚落着那些在圣堂之光上骂过他的校长们,他妈的,那该多露脸,多装逼啊?
不过还好,虽然错过了前几场,但现在来也还来得及!当这校长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装逼露面吗,老霍这辈子,活的就是一张脸!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刚才的范特西其实就已经让他相当涨脸了,鬼级的圣堂弟子,整个圣堂历史上有几个?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最后没有拿到开门红,所以那个鬼级到底是真的突破,还是临阵昙花一现的爆发,现在还说不清楚,也就让他老霍装不起来。不过这一场……面对着天顶圣堂的骄傲,所谓的圣堂第一叶盾,玛佩尔现在看起来居然稳稳的占据了上风!
“你们玫瑰的玛佩尔?”旁边赵飞元心里一声冷笑,玛佩尔重创赵子曰,他心里对这女人可是愤恨十分,而现在,连霍克兰这么个搞研究的居然都装逼到他头上了,能忍?当然不能,他淡淡的说道:“那不是裁决的玛佩尔吗?和你们玫瑰有什么关系?”
就知道这些家伙要拿这个来挤兑,霍克兰哈哈一笑,不慌不忙的说道:“老赵你这话说得可就有点仇富眼红了,俗话说水往高处流,玫瑰能吸引到优秀的弟子加盟,岂不更说明我玫瑰的水平高?”
赵飞元还没来得及反驳,旁边的傅长空却已经微微一笑:“老霍,尺有所长寸有所短,符文你是天才,战斗你却不行,这眼光着实是差了些,场中谁优谁劣,你可能看不太清楚。还是好好考虑考虑我之前的提议吧,玫瑰今天是必散无疑,我们天顶圣堂符文院副院长的位置,我可是一直给你留着的,不作第二人考虑。”
老子再怎么也是鬼级,还看不懂两个虎巅小娃娃的强弱?
霍克兰眉头一挑,可要说和傅长空争辩,却是心里有点发怵,倒不是怕他的权势,问题是要和赏金英雄出身的鬼巅傅长空探讨战斗,那不等于是自取其辱吗?怎么说都说不过的,只能坐等事实打脸。
毕竟反应慢了一拍,霍克兰还没想好怎么怼回去,赵飞元却已经笑着说道:“毕竟是裁决的玛佩尔,老霍接触不多、不太了解,过于高估也是有的。”
霍克兰一噎,吵架什么的,他哪是这两人的对手,上一句还没想好怎么怼呢,结果这家伙的攻势就一唱一和的接上了……奶奶的,老子是百年名校的校长,退一万步也是个正院长、符文界泰斗,去你天顶圣堂当个分院副手?我呸!
至于说玛佩尔,虽然事实上那是因为王峰和安柏林之间的私下交易,才让玛佩尔顺利转学,可霍克兰不知道啊!在他眼里,玛佩尔是经由王峰提议,然后靠他丢着这张老脸,去和裁决的纪梵天求来的,还为了她许诺了纪梵天许多好处,这种关系,其实至少也能算是霍克兰的一个门生,玛佩尔优秀与否,也绝对关系着他霍克兰的脸面那种……
要不,回头真收玛佩尔当关门弟子?或者干脆直接认玛佩尔当个干女儿?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