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無限大萌王-072,黑化強三倍啊親!熱推


無限大萌王
小說推薦無限大萌王无限大萌王
宇智波斑猩红的双眼左右凛冽而迅速的扫动一圈,仿佛在确认攻击范围一般,下一刻,他双手猛然结印,腹部高高鼓起后——
火遁……
滚烫炽热的火焰咆哮着奔涌而出,炽焰的流纹化为了席卷天际的地狱之色,一刹那间,利姆露等人的脸庞被剧烈的火光照耀的通红,边界上的雾隐们更是连忙退后了一步。
土影咬着牙,在火焰喷涌而出的瞬间就已经闪烁到众人面前,然而费劲心力发动的地动核,却仅仅在一秒之内就化为干裂的土块后,又在顷刻间融化为了滚烫的岩浆。
几具妄图想要阻挡火焰的忍者被烧成灰烬,这让利姆露看的轻轻笑了起来:“宇智波斑的火遁啊……也许单论强度比不上我的控水能力,但其开发的高度,真是令人震撼。”
能够将岩石融化为岩浆的火焰,这已经不是一般的火焰可以做到了,可以说,如果不是忍术体系和火影世界等级的限制,宇智波斑的火遁,已经足以称得上是火焰能力的进阶版本,也就是所谓的上级特性,比如熔浆,冷焰,太阳之火等等。
“土遁·土流壁!!”
炽热的火焰来势凶猛,而岩忍们背后又有着无路可退的村民,闪避与逃脱终究不是最终的办法,于是,下一刻,数以千计的岩忍们终于联合起来,几千名忍者同时释放的土流壁,掀起了地壳,彻底将整个高原上的地面化为泥沼,哧——
土褐色与火红色的海流交汇在一起,高温激发水分雾气升腾之际,宇智波斑淡淡的冷哼一声,重新站直了身体之际,岩忍们也彻底被一面巨大的,仿佛扭曲的树根一般扭曲盘蜒的灰色焦墙彻底阻断了视线。
下一秒,宇智波斑却是陡然消失在了原地,闪烁间一道残影出现在焦墙前方轰的一声,碎石炸裂,尘土飞扬之际,宇智波斑的手掌硬生生的穿过了厚重的墙体,整个人破土而出出现在了一个忍者面前。
他冷冽的眼神猛的对上忍者惊恐的目光——“哼!”
闷哼一声,宇智波斑的手掌瞬间按住了忍者的额头,嗖的一声转过身子,砰!
暴扣到了他身后刚刚穿过的墙体之上,刹那间,鲜血和惨白的脑花猛然炸裂!
惨烈的忍者微微晃了两下,就只剩下一具粉碎了额头的尸体缓缓从墙上滑落,而宇智波斑,则是甩了甩沾满血迹的手猛地一闪,躲过数道苦无以后,头发一甩,另一只手随手拿过背后的团扇——
轰的一声!
土影坚韧而又瞪着愤怒的眼神狠狠的一拳袭来,硕大的胳膊上凝结了无数岩土形成的巨手,刚好被宇智波斑利用团扇挡了下来,下一刻,宇智波斑勾起了嘴角,只见团扇猛然荡漾起一阵涟漪般的查克拉波动,迅速将对方全力挥舞的岩拳吸收殆尽。
宇智波……反弹!
呼!!剧烈的旋风轰然从团扇之上爆发,土影被这出其不意的反击弄得有些措手不及,甚至没来得及调整身形,就被这巨大的飓风席卷上了天空之际!
“火遁!”
宇智波斑冷冷一笑:“龙炎放歌——”
在空中翻滚的土影只感觉顿时炽热的感觉在身边一闪而过,就看到四道火焰凝聚而成的龙首从四个方向分别咆哮的袭来,丝毫没有给他躲闪的空间!
呼啦……三秒之后,空中的烟火彻底消散,土影狠狠的从半空中摔落,焦黑的身体在地上砰砰砰的弹落了几下,滚到了岩忍之中。
从头到尾,总共才不到半分钟,岩忍们,竟然已经有数十人死亡,土影生死不明。
昂,倒也不能说生死不明,利姆露看着那颤颤悠悠坚强的重新站起来的三代土影,忍不住挑了挑眉。
“看的我都有些想动手了呢。”看到宇智波斑大发神威,叶小倩似乎也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她拉了拉头顶上鸭舌帽,微微勾起嘴角看向利姆露道:“真的不出手吗?”
“宇智波斑一个人足以灭掉这个村子。”
似乎是在验证利姆露的言论一般,将土影轻易间秒杀般的宇智波斑仿佛也经过了热身以后,失去了玩弄猎物的兴趣,淡漠的抬起手瞳孔一转,天空中,巨大的阴影淡淡的浮现。
天碍震星。
灭世般的陨石携带着毁灭的气息从天而降,在无数忍者震惊的眼神中,孱弱的土影却是咬了咬牙,猛的抬头道:“利姆露!!”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他飞了起来,砰的一声顶了上去,顿时一口鲜血喷出的同时,坠落的陨石却是陡然一轻,竟然速度慢了下来。
土遁·超轻重岩之术!
这是土影一开始就针对利姆露暴露的天碍震星,而预留的抗争手段,但现在,宇智波斑用出了这一招后,却不禁让他心生绝望——
如果,如果这一招是宇智波斑的话,那么也就代表着,当初天空上那遮天蔽日的落月,跟宇智波斑争斗的,赫然就是如今的新生代水影,暴君利姆露。
同时也就代表着,原本抗争的两股力量一旦联合在一起,朝着岩隐村来上这么一发的话……
岩隐村……几千的忍者,几万的平民……一个都活不下来。
地面上升腾起一个个岩石柱顶在了陨石下面,而大野木,则是精神颓废般的开口道:“你赢了……利姆露。”
“我们愿意……”大野木的声音有些颓废,但却无比坚定:“交出……凶手。”
“哦?”利姆露微微一愣,嗤笑道:“你这是打算交出你自己吗?”
残影袭来,正准备继续攻击的宇智波斑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有趣之色,刹那间拳头距离支撑陨石的土影一厘米之间,竟然硬生生的转向,轰然一拳打在了上方的陨石之上,刹那间,陨石上一层蛛网般的裂缝绽放开来,斑也借势一脚踩到了旁边的柱子之上。
“啊……”大野木缓缓低下头,看着下方的景色——一层黑压压的雾隐们脸上挂着冷漠将半个岩隐村包围在中间,而中心的平民和忍者们脸上挂着的却无一不是恐惧和绝望。
本来就因为缺水和粮食殆尽导致的身体疲惫,又加上宇智波斑所带来的士气低迷,整个岩隐村,似乎已经到了任人宰割的绝境一般,只剩下了等死的绝望。
在这个时候,坚守自己的名誉,或者说岩隐村的骄傲似乎已经没有意义……
大野木沉重的闭上眼睛,忍住心中的愤怒和屈辱……不如背负上这一切,为了村子的延续……
“我拒绝!”
然而,土影甚至连一句话都还没说,就听到利姆露的声音出现在了耳旁。
他错愕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利姆露的嘴角缓缓肆虐的勾起。
“看看你的表情,大野木,你那副慷慨就义的模样,真是令我感到无比的恶心”
利姆露虽然笑着,但背后的杀意仿佛实质般,仿佛莫名其妙的生气了起来。
“利姆露?”叶小倩不可思议的看向一旁的队长,妖雪也担忧的靠了上来。
利姆露轻轻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后,继续道:“我的目的是报仇,大野木,针对于你,让你后悔和万剑诛心的复仇。”
自己想要让土影身边的忍者迫于压力交出土影,让土影尝一尝那种被人放弃的滋味,但却忘记了土影本身就会主动赴死,本身就不会强行让所有忍者去保护他,对于他而言,就算被身边的人背叛,也会慷慨就义。
利姆露缓缓垂下眼眸,笑的有些无奈,人呐,总是喜欢潜意识的给自己的行为找个崇高的理由来自我满足。
明明是自找的结果,却非要呈现出一种大义。
凭什么?
想到这里。利姆露差点破防,对方这种行为无疑让他的煽动的人心功亏一篑不说,还会顿时让原本对土影的怀疑和不信任感顿时消失,反而加强了他们的凝聚力。
但他也很快想明白了,说到底,就是他还是把对方潜意识的当成了“敌人”而并非“伟人”,他想要让对方声名狼藉的做法是没错的,但却没算到对方会直接为了村民放弃自己。
这就好比利姆露千方百计想要证明一个人是小偷,但人家直接跳楼自杀然后留下遗书说是被冤枉的……纵然证据再怎么铁证如山,也肯定会有人怀疑,甚至会有人去埋怨那些指正他的人逼得太紧。
因为在大数人眼中,生命的重量是很重的。
大野木当然不是小偷,但在利姆露眼里,他切切实实却是该死的存在,而最关键的是,利姆露有能力随时杀了他,所以,当对方竟然还想要用死来保全村子,表现出那种慷慨就义的表情时——
利姆露,是真真切切的被气到了。
这让他想起了猿飞日斩的后来的中忍考试……牺牲自己来将意志传承下去,似乎的确是影们最为伟大的地方,但同样,当立场不同时,利姆露却总觉得这里面的本质,最根本的本质……
真的很恶心,死……死了,就不应该为之前做过的事情负责了吗?
死者为大,所有的过错都可以被原谅了吗?
“你知道吗,大野木,杀死伊东怜时所有在场的暗部,到目前都已经死了。”
“也许你自己都没有注意吧?土影大人,目前活着的凶手就只有你一人了。”
“留你到最后,不是因为你难杀,而是因为想让你绝望,历经无法摆脱的痛苦,化为厉鬼也不愿意轮回的痛苦,那你觉得我会让你抱着为村而死的心念死去吗?”
利姆露眯着眼睛,往前走了几步,讥讽道:“也怪我还抱着一丝小小的善心,也怪我哪怕亡国也还想只针对你一人,想要保全岩隐村大部分平民和忍者,因为他们可能是无辜的。”
“但现在,你让我知道我错了。”利姆露的金眸闪过一丝冷意,他扫了一眼所有的岩忍们,声音愈加冷漠:“当他们坚定不移的选择站在你那边的时候,他们就不再无辜了。”
“或者说,当他们的血脉里,粘上了岩隐村三个字的时候,他们……就不应该是无辜的。”
说到这里,叶小倩等人率先明白了利姆露话里的意思,惊愕的互相看了一眼后,纷纷低下了头,不经意间露出了杀意,而妖雪,更是默默的召唤出雪女后,悉心清点起了自己的妖怪……
“你到底想说什么,暴君……”土影有些听不明白,但他隐约感觉事情有些不好。
“哈哈……哈哈哈哈……”闻言,宇智波斑爆出一声大笑,抱着胸口讥讽的看着土影道:“听不明白吗?你自作聪明的大义之举,教会了那个小家伙,应该怎么向你复仇。”
“是的。”利姆露淡漠的歪了歪头道:“你那副慷慨就义,死了也值的表情我不想看见,我更想看见你悔恨,后悔,绝望的表情,所以……暂且的活下去吧,大野木。”
“活着看你的村子……”
“沦为地狱吧。”
利姆露缓缓抬起手,轻轻晃了晃,声音很轻,但却传进了所有忍者的耳朵中。
“随意动手吧,杀,一个……”
“不留。”
“了解!”下一刻,叶小倩率先清脆的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化为了鬼魅沦为阴影,数十人的背后瞬间飙出血线,头颅被一斩而断,身首分离。
紧接着,妖雪和雪女对视一眼,冲天的妖气瞬间遮蔽了天空,阴风呼号之间,百鬼夜行,无尽的厉鬼魍魉缓缓浮现,嘶吼着冲了上去。
“哇哦,这就是百鬼吗?”妖娆的红衣少女打了个哈欠,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嗜血的勾起笑容道:“队长,我们……?”
“我们是老板唉,还要动手吗?”队长拖着死鱼眼,到现在还有些肉疼道:“不过杀忍者好像也有积分,嘶,我怎么感觉我们亏了呢,对方这哪是代练啊,这是把我们当免费劳动力了啊,然后我们还得给他钱?”
“嘛,上吧!”吐槽之后,队长却是轻轻瞥了一眼杀气滔天的利姆露,轻轻叹了口气,这土影也是,你老老实实憋到最后战死不行吗?非要跳出来明摆着告诉利姆露你不怕死,死了也不后悔?
这无疑是指着利姆露的脸挑衅:“老子就是杀了你师姐也是为了村子,老子为此而死无怨无悔啊!!”
嘶!真是不怕死!当一个人真的生气的时候,是不会顾忌以前的道德束缚的,土影。
而队长更清楚,大多数强者看起来脾气好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们觉得蝼蚁的意见无须在意,所以不在乎罢了,但强者也是有脾气的亲!
黑化强三倍啊,亲!
“利姆露!!”天空之中,土影看着瞬间爆发,展开杀戮的雾隐部队,目眦欲裂的胸口一闷,差点气的一口血吐出来,他想要阻止,一旁的宇智波斑却是似笑非笑的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的对手是我,”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