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鹹魚怪獸很努力-第八百二十四章 錯亂的記憶展示


鹹魚怪獸很努力
小說推薦鹹魚怪獸很努力咸鱼怪兽很努力
接受了全部的记忆,向闲鱼才明白为什么会有警告。
他睁开眼平静地望着前方,关于雷德王的记忆,还有之前的所有记忆,都重新回来了。
和自己记忆中不同的经历,而且和那个离开的金色的光球有关。
“真有你的,够绝。”
他的记忆被强行修改过,还被下了极强的自我暗示,坚信被修改的那份记忆才是真的。
做这事的自然就是那颗离开的金球,而且不只是记忆被修改,连融合的能力也不是它给的。
金球是在他八岁那年突然出现的,自称融合能力是它给予的,如果换成小孩子还真会被骗,但向闲鱼本身有着成熟的心智,面对来历不明的东西抱有极大的警戒心,而且关于融合能力的用法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所以一边装模作样配合它,一边暗自积蓄力量,因为金球也没想到他有着成熟心智,一直将他当做小孩子看。
虽然他已经很小心,但伪装总会有意外露馅的时候,而且还被严密监视的金球给发现了。
那时候向闲鱼就知道糟了,于是更加卖力伪装自己,直到某次意外进入了幻境……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把那本《爱丽丝梦游仙境》魔改版交易给女王的,也是他。
而且故意留下后手,只给了残缺版,想着将来说不定能利用对方。
虚幻之地也是从女王那里得知的,他决定复制自己的记忆埋藏起来,就算知道取回的代价很大,也只能这么做。
因为金球已经在频繁试探他,即使他再伪装也坚持不了多久,而这……就是后手。
另外他还从管理者那交易到了进入幻境的‘门’和‘钥匙’。
为了不暴露,以最快速度布置好后,他把关于这俩样东西的记忆也抹除了。
之后他完全不记得自己做过这些事,而在那之后没多久,金球就对他的记忆动手脚了。
不是金球急躁,而是向闲鱼故意露馅,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是作为对方是一个研究对象,往它安排好的方向发展。
反正该安排的都安排好了,没有反抗力量只能任由摆布,全天候二十四小时监视,再厉害的伪装大师都会露馅,何况他这个没有受过这方面训练的普通人。
当时正好雷德王培育接近尾声,所以关于它的部分,也被金球修改抹除了。
被修改记忆之后,之前的伪装也被识破,他有着成熟心智的事也暴露了。
“幸亏我性格没变。”向闲鱼记忆被修改,但性格却没有改变,对于这个从‘前世’跟着来的金手指,也没有完全信任。
不过对方的来历,这么多年始终没有说过。
除了这些,老爷子去世时的情况也很奇怪,突然就心脏麻痹了,虽然身躯显得干瘦,但却很健康,也没什么隐疾。
向闲鱼将怒意收敛起来,无能狂怒不是他的作风,他更喜欢直接上手。
这片书籍空间是借由他的记忆所构成,现在记忆已经被取回来,维持不了多久也会崩溃。
要么控制聊天群,要么毁掉,不信躲后面的不出来,但是现在,需要冷静冷静。
他转身走到祭坛下方的黑色漩涡前,返回外面世界。
……
“嘭!”
挂在课桌侧面的单肩包突然掉在地面,发出的声响在只有老师讲课声的教室里十分清楚。
真姬尴尬地侧身捡起来挂回原位,老师也没在意,继续讲课。
‘钩子也没坏啊,怎么掉下去的?’
她刚挂好,结果没几秒,书包又掉到了地上。
这次老师将课本放下,问道:“西木野同学,上课请安静,如果挂钩坏了,就先把书包放在地上。”
“是,我知道了……”
被全本同学注视着,西木野真姬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待遇,如果换做是钢琴表演她还能接受,课堂上出糗就算了吧。
她把书包靠在课桌脚上,伸手摸摸挂钩,发现很牢固,钩子也是向上的。
‘好端端的怎么会掉呢,奇怪了。’正当她要重新听课时,却发现书包自己弹了下,然后靠到自己腿上。
‘这!?等会!难道是!’
她脑海灵光一闪,想起书包里还放着本不寻常的书,不会是他要出来了吧?
别啊!现在可是在上课啊!
这要是书包里跳出来个大活人,真姬已经能想到明天校园里的八卦头条是什么了。
她悄悄打开书包,伸手进去拿出书籍,这是握书的手抖动一下,也让她确定真的是因为这个。
“你先别急,等会下课我放你出来,不然我就惨了。”真姬将书籍放入狭小的课桌抽屉里,小声说着。
之后果然没有动静了,当下课铃声响起,老师刚走出去,真姬拿起书籍就往外跑,来到学校的钢琴室。
平常这里也没多少人用,而且都是集中在下午放学后,课间休息时间练琴都不够。
确定里面没人,然后把门关上,她才将书籍打开,书页上的漩涡还在缓缓转动。
“可以了,你快出来吧。”
‘我已经出来了。’
脑海里响起一道声音,但真姬左看右看,也没见到人,疑惑地问:“你在哪?我怎么没看到。”
‘我是意识体,也就是俗称的灵魂,普通人的话,只有我愿意,才能看见。’
向闲鱼出现在钢琴前的凳子上,手指划过琴键,让琴声响起。
“钢琴啊,很久没弹过了。”
真姬本来还担心对方会生气,毕竟没经过同意,就擅自将对方带来。
但是说起钢琴,她就忍不住接话了。
“你也会吗?”
“会一点点,很少弹奏。”向闲鱼将双手放在琴键上,端正坐后,手指轻按琴键,开始演奏乐曲。
他现在心中有着股怒火,但是却被压抑着,乐曲由低沉逐渐变得急促,仿佛即将来临的暴风雨。
真姬站在一旁静静聆听,心情从压抑到变得烦躁,接着莫名出现愤怒情绪。
就在她被钢琴曲感染时,却突然传来了敲门声,乐曲声戛然而止。
这突然的停止,让真姬有种郁闷到想吐血的冲动,心情变得更加糟了。
她快步走过去打开门,看着门外栗色短发的少女,语气不善地问:“你有什么事?”
“那个……虽然有些突然,请问你有没有想过做偶像?”
“偶像?就为这事?”听到这句问话,真姬心里的火气更大了。
“没有,现在你可以走了,不要打扰我。”
她还急着听接下来的乐曲部分呢,课间休息时间可没多久。
向闲鱼飘到她身后,提醒她:“集中精神,排除杂念。我觉得她这个想法不错,年轻人要有梦想。”
他看着门口的短发少女,感到有些羡慕,这种随自己意愿为之努力的自由。
傀儡般的人生……呵~迟早我会还回去的。
想起在金球严密监控下没有一点放松时间的日子,他明白一个道理,为了活下去,人真的能超越自身极限。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