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漁人傳說 線上看-第八零三章 一次打包帶回看書


漁人傳說
小說推薦漁人傳說渔人传说
对长期在里乌岛工作,从部队退役出来的管理人员而言,坐飞机回国速度虽然快,可他们似乎都更爱随船队一起回国。那怕时间漫长,那怕船上生活无聊。
可对进入管理岗位的他们而言,有机会随船出海的次数越来越少。能有机会重温早年的生活,他们都觉得蛮有趣。有他们在,其它船员也觉得船上热闹不少。
就在船队抵达马六甲海峡时,担任临时负责人的王言明,很快接到庄海洋打来的电话。听完对方的安排,王言明也欣喜道:“又有收获?”
“还行!事实上,前次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只是时间上来不及。让五号船先行,抵达目标海域,我会通知他们把乘物筐放下来。随后让一号跟三号船,缓行通过。”
“明白!”
伴随王言明传达指示,各船存放在杂物舱,很久没动用的打捞筐,也被集中到五号捕捞船。将庄海洋身边的警卫负责人,直接派遣到五号船上坐镇。
趁着夜幕降临,找准凌晨时分抵达庄海洋所说的目标海域。看到附近并没其它过往船舶,待在船舷的警卫负责人,很快看到不远处亮起的信号灯。
看到信号灯,他随即道:“所有人,准备投入乘物筐,争取在最短时间内,将所有乘物筐都放入水中。抵达目标海域,缓速通过。安保人员,注意警戒!”
“明白!”
等捕捞船抵达庄海洋所在的海域,看着浮在海面的庄海洋,不少船员也觉得非常好奇。在这些船员看来,在一号船上待着的庄海洋,如何跑到这里来了呢?
唯有老队员清楚,在海里的庄海洋,经常跑的比船快!
得到庄海洋点头确认,负责人又道:“放筐!一组一组轮着来!”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漁人傳說-第八零三章 一次打包帶回熱推
“是!”
拎着乘物筐的船员,开始将准备好的铁筐子,一排排的扔进海里。虽然不太明白,把这里筐子扔这里有何用意。可不少船员,也猜到这些筐子能用来做什么。
回想早前船队,经常会在出海时打捞到沉船,没经历过的船员,瞬间反应过来道:“老板不会在这里发现古沉船了吧?可他一个人,怎么打捞?”
“行了!这些事,你们不要瞎打听,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行。老板的能力,绝对超乎你们想象。这次要真能打捞到好东西,说不定你们这个月,又能领笔奖金呢!”
以往老队员享受过的分红待遇,眼下肯定不适合。船队规模的扩大,意味着每次打捞沉船,造成的动静也会太大。而这里,本身就是繁忙的黄金海上航线。
反观投入乘物筐,整个过程持续不了几分钟。即便远处有过往船舶,也绝对不知道五号船,在短短几分钟内,便往海里投放如此多的乘物筐。
等到五号船继续往前匀速航行,待在海底的庄海洋,却将存储在定海珠空间的沉船物品,全部转移到这些乘物筐中。整个过程,其实也就花费几分钟时间。
跟在五号船之后的其余三艘捕捞船,每条船的船舷,都准备了拖绳跟拖钩。看到时间差不多,王言明随即道:“排成一字队形,缓速通过目标海域。”
“收到!”
依然是一号船打头,其余两艘船尾随其后。当一号船抵达目标海域,看到前方传来的信号灯,王言明随即又道:“减速,慢行通过!安保队,加强警戒!”
“收到!”
当一号船抵达庄海洋所在海域,看着一根根突然绷紧的绳索,王言明也知道绳索一头,应该都吊着一个乘物筐。想到这,他随即命人拉高绳索。
为避免捕捞船航行时,因为乘物筐沉的太深而撞到海底高处。所有绷紧的拖绳,都有船员将其拉扯起来。留下一米左右绳子,让乘物筐继续沉在海里就行。
确认所有拖绳,都已经固定好,王言明随即道:“继续前进!通知三号船,跟进!”
“是!”
整个过程,持续的时间依然很短。即便时刻有卫星监控着船队,通过卫星信号,也绝对发现不了,船队在航行途中,还能在这打捞起大批的沉船物品。
三艘船陆续经过目标海域,先前扔下的乘物筐,此刻全部挂在三艘捕捞船的船舷两侧水下。那怕旁边有船只经过,也绝对想不到,这些绳索下面吊着宝贝。
而此时的庄海洋,看着清空大半的定海珠空间,也很满意的道:“现在看上去,空间空旷多了。剩下这些稀有的,还是要想办法,找地方存储起来才行。”
用赵鹏林等人的话说,虽然他们不知道,庄海洋究竟私藏了多少好宝贝。但他们相信,就他们多年收藏的宝贝,恐怕都没法跟庄海洋相提并论。
单单庄海洋珍藏的几块稀有翡翠,每块拿出来拍卖,估计都能拍出数亿的价格。只可惜,庄海洋根本不缺钱。偶尔拿出来,也是请人将其打造成饰品。
用那些稀有翡翠打造的饰品,每件价值都不可估量,也极具收藏价值。总之,单单把收藏的宝贝卖出去,估计换个百亿左右的资金,相信一点问题都没有。
考虑到现阶段,国内私人博物馆也不多,要是庄海洋打造一个,恐怕馆内的珍藏品,连国家都会羡慕。借着这次机会,庄海洋也放了一些稀有瓷器出来。
不出意外,等这批东西送到打捞公司,远在京城的王老等人,势必又会坐不住。其中一些值得国家珍藏的稀有古瓷,庄海洋也打算无偿捐献给国家。
相信这样的礼物,国家应该也会很高兴接收。剩下那些同样珍贵的外籍古董,庄海洋也会想办法,找值得信任的人,让其在国外寻找私人收藏家。
采取以物换物的方式,争取兑换一些早年流失海外的稀有古董回来。还是那句话,眼下庄海洋真不缺钱。相比国外买家出钱,他更愿意以物换物。
要是别人真的不肯换,那庄海洋也不介意,将来某个时间,将这些代表其它国家历史的稀有古董,摆放在自己的私人博物馆。让国外的人,也感受一下国宝流失的滋味。
到外国博物馆,看代表本国历史的文物古董,任何有爱国心的人,想必心里都觉得不是滋味。能换就换,要是对方不愿意换,庄海洋也不介意继续珍藏。
等船队顺利通过马六甲海峡,开始进入公海水域。待在一号船上的王言明,很快看到攀绳而上的庄海洋。甩掉身上的海水,庄海洋随即道:“把东西都拉上来吧!”
“好!还是老规矩处理?”
“嗯!只是这次,船队先去南山岛停留一下。这次打捞起来的东西,转移到打捞船上。找个合适的时间,再把它们送去本岛的公司。有些东西,估计不能卖。”
“是吗?不能卖,意思要捐出去?”
“嗯!事实上,这次打捞的沉船物品,并未一艘船上的东西。前几次在海峡寻找,我特意把它们集中到一起。刚好这次顺路,就将其打包带回来。”
“还是你牛!这打捞沉船,跟别人捡垃圾一样。”
“你要这样比喻,倒也没错。打捞不起的沉船物品,跟放置在海里的垃圾有何区别呢?”
对视而笑后,王言明随即通知其余两条船,将所有放置在乘物筐内的东西,盖上防水布临时存放进杂物舱。有安保人员看着,相信没人敢动筐里的东西。
随着一筐筐东西被拉到船上,唯有负责蒙防水布的安保队员,才有资格近距离接触。可对安保队员而言,他们也只能看到上面有什么,下面有什么同样看不到。
所有乘物筐存储完毕,庄海洋也随即下令道:“启航,回家!”
“回家喽!”
欢呼声响起,一行四艘悬挂渔人标志跟国旗的远洋捕捞船,很有秩序般朝南洲方向快速航行。等到再次迎来夜幕降临时,船队终于安全抵达南山岛码头。
已经得到通知,驻守在南山岛的安保队员,也看着蒙有黑布的筐子,被陆续存放进码头仓库。卸货完成,庄海洋才道:“晚上派人值班,明天或后天,我会再过来的。”
“请老板放心,仓库这边,我会安排人员二十四小时值班。”
“嗯,辛苦了!等过来,再请你们喝酒。”
“是!谢谢老板!”
短暂停留,船队又离开南山码头,继续朝保陵码头航行而去。等船队抵达保陵码头时,天色也刚刚放亮。农场的安保人员,也在码头等候多时。
剩下卸货的事,自然有相应的工作人员处理。带上王言明跟回家休假的管理人员,一行人乘座中巴车,很快便回到了农场。
下车时,庄海洋也笑着道:“知道你们着急回家看老婆孩子,那我就不留你们吃早餐。等有时间,我们再聚,现在就解散,各归各家,各找各妈!”
“好!那我们先走了!”
已经起来的李子妃,听到外面传来的动静,多少显得有些好奇。虽然早前,她也接到庄海洋的电话,说他这两天应该会到家。可何时到,她还真不知道。
反倒是正在吃饭的女儿,似乎耳朵很尖般道:“妈妈,好像是爸爸回来了。”
放下饭碗的小丫头,迈着有点胖的小肉腿,跟阵风般冲了出去。刚好进门的庄海洋,看到这一幕,也赶忙蹲下把笑的一脸灿烂的女儿给抱了起来。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这种归家时家人幸福的笑脸,也是庄海洋走再远,都会想家的原因所在吧!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