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第一千九十三章 中繼衛星讀書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把地面站打到天上去?”
那位部队的高级领导闻言不禁皱了下眉,下意识的问出了声。
不止是这位领导,其他的首长同样被庄建业所说的构想勾起了兴趣,没办法,实在是地面站实在是国内运载火箭军民两用一大短板。
若非如此,国内何必斥巨资建造那么多“远望”船队,还不是为了能够在运载火箭军、民双重应用中能够更好的测量和监控。
可既便如此,加上国内的地面站,整个测控范围也仅能覆盖全球的15%。
换句话说,有超过80%的地区都处在无法监控的盲区。
平时还好,一旦遇到突发情况,或许天上的卫星或弹头无故消失都没办法找到,正因为偶如此,如何解决地面站的问题一直以来是国内航天领域的一大难题,毫不夸张的说,已经操碎了两代人的心。
若非如此,全球卫星导航系统也不可能这般的反反复复,犹豫不决;通信卫星系统也不可能只做成本高的静止轨道;光学侦察卫星同样不需要过顶时才会开启有效通信……
正因为如此,只要能解决地面站的问题,就等于是给国内航天领域来一次大解放,从此真的可以天高任鸟飞,不用再看别人眼色。
谢谢你我的天使 幽幽独月month
全能升级在都市
因而,哪怕庄建业说的话怎么听怎么有些天马行空,但在场的众人还是想知道这个在技术上总让人出人意料的年轻人究竟有什么办法能把地面站送到天上。
“说来听听!”
这个时候总部首长终于发话了,说句实在话,他也没想到在这里庄建业会提出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的事情,更没想到借此延伸到航天测控领域。
要知道此时此刻他们面前可是停着一架挂满弹药的FSC—1A战斗轰炸机,如假包换的航空制造,结果谈的却是外太空的星辰大海。
这一幕怎么看怎么有些诡异。
然而这便是腾飞集团,甚至可以说是庄建业本人的风格,谁让人家的业务横跨航空、航天两大业务板块,说不定那个方面就能给你一个惊喜或者惊吓。
就如同总部首长来这里的初衷是为了接待阿卜杜拉和马哈茂德等人一行,赚小钱钱的,结果一番东拉西扯,人就被庄建业勾搭到星辰大海去了。
叫人上哪儿说理去?
总部首长说不无奈那是假话,可话又说回来,从老总部首长开始到如今,一直坚定的支持腾飞集团的发展不正是期盼着腾飞集团能够带来不一样的惊喜和惊吓嘛。
所以总部首长脸上无悲无喜,就好似一位长辈准备耐心的听晚辈叽叽咋咋的絮叨一般,说完便从身旁的机要秘书哪里接过保温杯,拧开喝了一口水,便示意庄建业可以开始了。
“其实我们的计划分两步,第一步是打造咱们自己的中继通信卫星,采用高轨道静止模式,如此三颗卫星便可覆盖全球,组成一个空间星链通信网络。
这一步主要有两个目标,第一测验卫星之间的链路通信;第二便是卫星与地面之间的控制转换。
这两个目标我们可以利用今后的航天发射任务和远程导弹试射来进行实际的测试和应用,从而获取丰富的实践经验。
而后便可进行第二步,那便是将中继卫星中的成熟技术,应用到导航卫星系统当中,令多组卫星组成有效的星间链路,使其彼此联络,有效定位,最终达到控制一颗卫星便可连通所有导航卫星的功能,从而摆脱对海外地面站的依赖。”
“你说的这个,好像是美国在星球大战时应用过的技术。”听了庄建业的设想后,一位第二炮兵的干部便一语道破庄建业方案的出处。
庄建业也不隐瞒点头承认道:“的确是美国人的想法,但我觉得这个思路符合我们的实际情况,可以试着尝试一下。”
“但你知不知道,美国人在冷战结束后,便没有在更新他们的中继通信卫星。”庄建业话音刚落,那位第二炮兵的干部直接揭开一个残酷的事实:“因为经过美国相关部门的评估,这类中继通信卫星的作用并没有预想的那么突出。”
“的确如此。”庄建业也不讳言,但接着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不过美国做出这个评估实在冷战后,苏联已经解体,美国的卫星地面站原本的威胁被解除,也就没必要再在太空中搞一个费力不讨好的备份,再加上美国人的中继卫星的保密通信并不尽如人意,很容易遭受外部干扰,所以从节约成本上考虑,美国人停掉这类中继通信卫星也算是情理之中……”
庄建业显然为今天这一场做了充足的准备,对美国中继卫星可谓如数家珍,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中继卫星的概念起源于星球大战,应对的场景是美国的卫星地面站遭到苏联的打击,损毁殆尽,为了能够在地面站遭到攻击后已经能够有效的控制外太空的卫星,美国人建立了一套天基测控备份方案,这便是所谓的中继卫星星座。
只不过这套系统随着苏联解体,外部威胁解除,美国人便很快送热情似火变成了兴致缺缺,没办法,遍布全球的地面站早就形成了固定的网络和成熟的测控体制,更关键的是围绕这些地面站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圈子,也可以称作的是利益集团。
内部捆绑着就业、资金分配、设备采购、科研项目、基础建设等等肉眼可见的利益。
血剑狂人 陈青云
而且这样的利益遍布全球,数量达到五六百个。
如此庞大的利益集团自己吃还不够呢,怎么可能让中继卫星来蛋糕,所以从冷战结束后黑中继卫星最狠的就是这帮人,偏偏这些人又是航天领域的高知群体,无论是言论还是文章无不是干货满满,硬核到爆,寻常人别说反驳,就是业内人士见了都只能哑口无言。
当然这些人黑美国的中继卫星也并非那种无脑黑,碍于冷战时期的技术,当时的中继卫星的确是BUG满满,尤其是通信技术,利用的是加密无线电,不但信号可以被对方轻松截获,而且容易遭受干扰,无论是效率还是功率都比不上地面站。
那位来自第二炮兵的领导显然清楚这些东西,于是不等庄建业把话说完,便伸手打断:“庄建业同志,如果你的方案采用的是和美国一样的通信体制的话,我觉得你的方案可行性并不高,因为我们遇到的外太空的电磁环境可能要比想象的更复杂。”
面对这个复杂的问题,庄建业只是嘿嘿一笑:“所以我们用激光通信来解决这个问题。”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