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陌柚雪-233教導王二郎推薦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小說推薦炮灰女配不想轉正炮灰女配不想转正
“给。”林曦将烤好的兔腿递给了王二郎。
“谢谢。”虽然王二郎很有礼貌的感谢着林曦,但是他的神情很是颓废。
面对这种情况林曦也是理解,毕竟自己的亲哥哥在自己面前死掉了,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非常残酷的打击,林曦也问过王二郎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打算,王二郎说不知道,但是他已经不想在王家村待下去了,王家村带给他的唯有残忍的记忆。
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排的林曦,便只能先带着王二郎上路,王二郎有着不错的灵根,他应该可以入比较好的门派,只是现在的王二郎怕是很难自己做出决定,得让王二郎振作起来。
“二郎,我教你修炼吧。”自己也才只是筑基的修为的林曦在用完餐后,突然站起来说道。
这是她想到的目前最有效的方法。王二郎是因为自己的哥哥惨死在眼前,一时之间没有寄托,让他专注于做一件事,应该可以分散掉这股颓废劲。或许是因为王二郎觉得是自己弱小才没有保护好哥哥,在听到林曦愿意教他修炼之时,顿时跪下。
“师父!”他朝着这个只比他大几岁的少女磕头叫师父。
“别这样。”林曦扶起了他,并表示自己并不是他的师父。林曦自己也修为较浅,只能教他一些基础的东西,吐纳以及感受天地灵力。剩下的就要靠他自己决定加入哪个门派后,拜师后再进行学习。毕竟要入好一点的门派,除了看灵根以外,更是要考核的。
优秀的门派所关注的并不只是灵根,心性,悟性,都是决定是否能入内门的关键,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明明是双灵根,却还能成为某位大能的入室弟子的原因。
王二郎根据林曦的指示,盘腿坐下,开始感觉天地的灵气。但是一个时辰后,王二郎颓废的表示自己不行,他完全没有感受到灵气这种东西。在王二郎修炼之时,林曦也是抓紧暗修炼,毕竟正如那天元子所说,天门不源源不断的派人来暗杀他们。
所以她必须抓紧提升修为。
面对王二郎的颓废,林曦让他不必着急,这修炼最入门的一步,也是最难的一步,便是引气入体,能一天便能感知灵力就已经是天才的,普通人可能需要十天半个月,更差一点的则需要几个月,林曦让他不必太过关着急,太过着急的话,反而可能会靠成心性不稳。
王二郎听了林曦的话重新闭上眼,开新开始入定。
当林曦结束修炼之时,王二郎仍在入定中,看来确实是个可造之材,林曦有种想将他介绍入浩阳派的想法,可是她现在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又怎么让王二郎入洛阳派呢,早知道应该让小咪带着王二郎一起回去,只是那毕竟是灵兽返回的通过,不知凡人之躯是否能承受得住。
算了,还是稳妥一点比较好。
曾经那个处处听别人安排的少女,也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天色渐晚,林曦点燃了柴火,越是这种森林之中,越是可能会出现捕猎的野兽,林曦用落叶,斩杀了一条爬蛇。幸好,这里没有用妖兽,倒是令人放心了一些。她转过身,惊奇的发现才一天的时间王二郎竟然已经学会引气入体了,不愧是单灵根。虽然王二郎正式修炼的时间算是晚了的,但照这样下去,说不定修真界又会诞生出一个少年天才来。
学会引气入体的王二郎显然非常高兴。
寒门贵妇
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只会种地的乡间孩童了。望着恢复了些精神的王二郎,林曦总算是放心了一点,之前王二郎的状态实在是太差令人担忧。在前往城中的日子里,林曦继续教王二郎修炼,由于林曦考虑到现在王二郎的状态特地放慢了速度,原本是五天才能到达城里的,现在却花了整整七天。
现在的王二郎已经是练气一阶,虽然是最弱的修为,甚至一些武功高手都能轻易的打败他,但是比起林曦初次见王二郎时,他的身体已经结实了不少,而且现在的王二郎也是一天天的结实起来,事实证明,让王二郎专注于一件事,确实能让他逐渐忘却心中的伤痛,虽然偶尔他还是会露出神伤的模样,但是比起头几天,他确实已经精神了很多。
由于第一次入城,王二郎惊叹于眼前的一切,他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平坦宽大的路,马车在上面行走着,一点也不颠簸,街边的摊贩也很多,比平日里去邻镇赶集时所见过的还要热闹,这就是大都城吗?
当林曦带他到客栈时,望着那装修堂皇的客栈,他甚至都不敢踏入,随着林曦催促两声,他才捏着衣角小心翼翼的走进去,生怕弄脏了人家的地。
周围用餐的人看到这个模样的王二郎自然知道,他是第一次入城,不知哪来的土包子,一些人小声的嘲笑着。
“两间上房。”林曦来到掌柜的面前,要两间上房。
“三百文一晚。”掌柜的报上价格。
“三百文!”王二郎惊叫道,这么贵,三百文可是他两个月的开销了。然而他这句话刚说出口,便引得其他人发笑,听到这些笑声,他顿时羞红了脸,自己是不是太没见识了,给林仙长丢脸了。
然而就在王二郎陷入窘迫之时,林曦转身给了他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顿时让王二郎平静下来。
林曦在柜台放下一块灵石:“住一晚,另外准备一些晚膳。”
见到灵石,柜掌的顿时脸色大变,既然是用灵石当钱,那便是修者,顿时周围人连同看王二郎的眼神也变了,这时王二郎才知道修者与凡人之间的地位究竟是差多少。在小二的热情的带领下,两人来到自己的房间,在打开房间那一刹,从来没有住过这么好的房间的王二郎还是有些不适应,但是比刚刚进来时已经好了很多。
看着如此青涩的王二郎也是让林曦想到了当初的自己,也是如此的谨慎,胆小。就算是已经成为了修者也是一样,林曦觉得自己是谦让,但事实只会让其他人更瞧不起她。身在其位,便是要拿出上位者的威严来,现在的林曦已经能坦然面对这一切。礼貌和谦让,并不是一味的贬低自己。
林曦走进旁边的房间,轻轻地关上门。
随及又是卸下人设,颓废的躺在床上。
终于是又结束了一个小故事了呢!她打开系统界板,查看着目前的情况。现在一切都按着剧本那样顺利的进行着,没有任何不妥的情况,按目前的剧情来看,应该就是寻找走失的同伴,然后一起去雪国了。只是不知这突然冒出来的王二郎究竟是何身份?
又有没有剧情与他有关呢。
“系统,你应该有完整的大陆地图吧。”林曦想看看现在她究竟在什么地方。
系统打开了完整的大际地图,红点所标注的就是他们当前的位置,正如林曦所想这里位于大陆南部,离雪国确实遥远。咦?林曦指着另一个红点。
“这个…”林曦坐起身做思考状:“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可以定位主要角色的位置吧。”
以前身为炮灰时,为了随时走剧情,系统可以定位到主要角色的位置,特别是男女主的,现在女主是她,那另一个就是…男主?
也就是现在男主离她很近?
林曦连忙查看剧情。
“噗哈哈哈!”看着接下来的剧情,林曦没有忍住。
为什么看男主吃瘪她会这么欢乐呢?
林曦假装修炼,终于是等到外面敲门声响起。她打开门见王二郎站在她的门口。
“有事吗?”她询问道。
“那个…”王二郎扭捏的表示自己看到街上行人似乎去看热闹了,他表示自己也想去看一下。
毕竟王二郎还是个孩子,想看热闹很正常,正好林曦也闲来无事,正好也出去走走吧。她这么想着,便与王二郎一起出门。果然一出客栈,街道人的人皆朝一个方向走去,就连一些小摊主也不摆摊了,跟着一起前去。
林曦拦下一个人,问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是外乡人吧!”那个路人看了林曦一眼,毕竟这样的美人看一眼怎么会轻易忘记。
见林曦点头,那个人开始愤怒的说:“你可不知道前一段时间我们这出了一个采花贼,那采花贼,不仅糟蹋女人,还杀人,幸好我们的城主大人,将那人给抓到了,现在正要当着全城百姓的面,处死那个恶人呢!”说起那个采花贼,那人表现得极为厌恶。
看来这个采花贼在这里做下了不少人神共愤的事情。
女王 不 在家
像这样的人林曦也是绝不原谅的。
她带着王二郎一起前去。
城中的广场,由于是处决这乌城的人人憎恨的恶人,这广场上人山人海,被围得水泄不通,林曦他们已经来晚了,只能站在最外层。但是那里已经被建起来高台,就算站在外层也可以看得很清楚,现在犯人还没有被带上来。但是已经有两名强壮的大汉站在那里,林曦看得出,他们手中的大刀是仙器。看来那个采花贼还是修仙者。
高墙之上,站着一群守卫,他们每个人都是戒备无比,而且许多还是练气阶的修为,看来这座城是有修仙世家坐镇的,很有可能城主就是个一个修者,正当林曦猜想之时,一个男人出现在守卫面前,随着他的出现除了像林曦这样外乡人,其他百姓纷纷跪下。
林曦遥望而去,那是一个清冷无双的白衣男子,莫约二十出头的样子,气势不凡。
看样子他就是城主了。
但这一切都不是关键。
这个人竟然是元婴修为!
这乌城之中竟有这般人物的存在,难怪此地如此繁华。不过林曦只是稍作停留而已,与他也不会对上。林曦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又着那准备行刑的高台上望去,想看一下做出这般恶劣之人会是什么样的人。
城主顾寒之让底下还跪着的百姓们站起。
“各位,自十日前我乌城出现一名采花贼,此贼残暴无比,残害整整七条人命,他甚至伪装成正道修士,躲进我城主府,在此我为我的识人不清,于前日才将此賊抓住,害得众多无辜之人的枉死而道歉。”
看来这顾寒之在百姓之中威望挺高,随着他的道歉,其他人也纷纷哭喊着说这不是城主的错。
然而即使如此顾寒之还是向众人深深地鞠躬。
在鞠完躬后,他抬手让人将那犯人押下来。
那沉重的铁链在地面摩擦发出沉重的声音,一个被穿透了双肩,锁了枇杷骨的,浑身是血的男人被强行拖上来,那个披头散发,即使是如此境地,他仍然挺直的腰背,反抗着那些押送他的人,从那黑发之中,是一双仇视的双眼,正紧盯着台下的百姓。
见此采花贼仍是这般不知悔改的模样,顾寒之皱眉。
“大胆采花贼,今日你就要为你所为的一切赎罪!”顾寒之大声呵斥道!
“行刑!”
“林仙长,你怎么了?”王二郎本是随着众人一起高喊着杀了那采花贼,然而他突然发现林曦的双手正在擅抖,他不解的问道。
那采花贼原本站直的双腿,被人踢了膝盖窝,强行跪下,听着底下百姓的叫骂声,他咬紧牙关,若不是被封了修为,他早就…没想到他竟会命丧于这种地方!
早知道…
身旁的两名刽子手已经抬起大刀,阳光下那大刀闪着寒光,喷洒的酒落在他凌乱的头发上,他又开始愤起反抗,然而却被他人按住双肩,肩膀上传来巨痛!他的眼睛瞪得极大,眼中布满血丝,他不甘心!
“我是无辜的!”
他大叫着!
然而底来却仍来了臭鸡蛋,没有人相信他话,那是一双双期待他去死的目光。终于刀光落下。
“铮!”
断刀从他眼前落下!
顾寒之猛拍城墙,他瞪大眼睛看着突然闯进行刑地的少女,为何会有人来救采花贼!他一跃而下,用剑指着对方。
“你是谁!”
林曦拿出自己的弟子令牌,伸到顾寒之面前:“浩阳派——林曦。”
说罢,她挥剑斩断了采花贼身上的铁链。
“不知我浩阳派弟子苍澜所犯何罪,你们要在此杀了他。”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