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第0726章 冀城易主(求月票)展示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阎温作为老倒霉蛋,这次是真的被凉州刺史派为投降的使者。
而面对他所言的投降之事,帐篷内的众人皆是表示有些不可思议。
这就投降了?
不会吧!
关平甚至是在想着,莫不是敌人的将计就计?
腹黑城主的绝世娇妻 惜池
他记得马超妻儿老小就是被冀城的人给砍了,最后马超打不下冀城,只能投靠张鲁。
最后因为与杨氏兄弟互有戒备,被逼的投降刘备。
追谁他到汉中的儿子马承,也被阎圃给斩杀了。
这之后在益州开始了养老,临死前上书希望刘备能够好好对待马岱,只有他来延续马家的血脉了。
整个马家覆灭的七七八八,后面除了马岱,马超他儿子就没在北伐当中起到什么作用。
这是一个计策啊!
他们是假投降!
马超心中闪过一丝疑惑,随即大喜道:“伯俭所言当真?”
“哼,自然是当真!”阎温抬着头补充道:
“若是将军接受我家刺史的投降,那我这就回去复命。
一个时辰后,凉州刺史韦康率领全城百姓向将军投降。”
“好!”
马超这才颇为欣喜的拍了怕阎温的肩膀道:“那就有劳伯俭了再跑一趟了。”
阎温纵是心中不愿,但此时也只能拱手,转身又走了。
马超亲自送阎温出了营寨,目送阎温远去,一时间感慨万分。
什么叫不战而屈人之兵啊?
自己的身边当真是缺乏像关平这种能打又能算计的人!
“马孟起将军就相信阎温说的话了?”
关平手里捧着牛肉骨头,同样站在营寨外,瞧着阎温往城内走。
此时此刻,冀城城门大开,只是吊桥还在吊着。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马超听到关平如此的发问:“关小将军对此人有所怀疑?”
“有人是想要真投降,可是有人是想要假投降。”
关平咬着牛肉道:“我只是觉得城内的这些人必定会搞事情,我们需要小心一些。”
“如何小心?”
“攘外必先安内!”关平想了想:“我们暂且装作不知道。
全身心的信任他们,且看他们耍什么花样,倒是在一网打尽。”
“好主意。”
“为了安全起见,马将军以及麾下将领的家小就暂且在上邽县不要动了,免得被人抓住把柄。”
马超点点头,他本想是要把家小全都迁徙到冀城来的。
“如果我杀了凉州刺史韦康,会不会加速他们的谋划?”
马超看着关平,正好杀一儆百,让这些人失去主心骨。
“我的建议是不杀,他爹不是在朝中担任太仆吗?”关平笑了笑扔掉牛骨头:
“我们就该大肆宣扬凉州刺史韦康投降马超将军的事情。
若是曹操像杀了韩遂子孙那般杀了韦康的父亲,想必韦康自然会真心主动的投降孟起将军。”
“妙啊!”
“我们进城之后,可分别拉拢城中各家豪强一番,暗中打探到底是谁,最为坚定的选择对抗将军!
最好找个由头,让他们自相残杀,我们不动手从中当裁判。”
分化,拉拢,搞对立,收服人心,之后才能彻底占据冀城。
马超一下子就被关平给点通透了。
“此计最妙。”
凉州刺史得到阎温的回报,当即大喜过望。
阎温果然早就投降了马超,否则焉能如此快就回来了。
哎,韦康叹了口气,未曾想自己竟然没有看透阎温先前的动作。
杨阜见事不可为,便召集了一些人在他家商议,如何应对马超。
今天杨阜身上的泪腺如果被打开了一样,依旧在哭。
姜叙见表弟如此,遂直言道:“义山,大丈夫为何要哭哭啼啼的。”
“兄长。”杨阜悲从心中来:“我杨家子弟以及诸位先前抵抗马超之事,全都毁于一旦。
先不说守城又守不住,上不能报曹丞相赏识之恩,下不能护住黎民百姓。
只能让马超此等贼子,在冀城逍遥快活。
他背叛国家,纵兵烧杀,全州的士大夫都要因马超一人,而蒙受耻辱。”
尹奉当即站起身来道:“莫不如等马超进城,我们暗中伏击于他,必能击杀于他!”
这话说的杨阜当即止住了啼哭,有道理。
趁其不备,干掉马超。
威猛如江东小霸王孙策又如何?
还不是死于刺客之手!
现在要是给马超也来这么一回,兴许也能成功。
“此事不妥。”
姜叙则是摇摇头,马超的身手,恐怕在座的没有一个是其对手。
而且是凉州刺史韦康率领众将士出城投降,当众行刺,城外的众人怕是一个都跑不了。
“既要杀了马超,也不能让整个冀城为马超陪葬。”
姜叙见众人盯着自己遂开口道:“没了马超的约束,那些羌人氐人必然会血洗冀城,为其复仇。”
姜囧以及姜隐纷纷点头赞同。
一时间陷入了僵局,再商量不下来,一会马超就要进城,彻底掌控冀城了。
梁宽站起身开口道:“莫不如我们就先假降,取得马超的信任,以待时机。
我相信夏侯渊将军闻听冀城有失,马超全据陇右,必定会引兵来攻。
届时我们内外夹击之下,兴许就能杀了马超。”
梁宽的一席话,听得众人纷纷颔首。
与其现在和马超拼个你死我活,莫不如留的有用之身,以立功勋。
杨阜止住哭泣,想了想又开口道:
“兄长,你带兵一方,如果得到马超的重用,必定会让你守卫一城。
我相信马超虽强,但没有什么信义,其麾下士卒杂乱,不好管控,他们之间矛盾重重。
再加之援军不熟地形,见到马超平定陇右,兴许过两三月便会走了。
所以我觉得打败马超并未困难之事,到时候外派驻守之人,再响应夏侯将军起义。
只要我们谋划好了,必能替全州士大夫一雪前耻。”
杨阜斩钉截铁的说道。
姜囧也点点头,虽然他与马超是世交,但总归还是要跟着主姓姜家走的。
“且等待机会。”姜叙攥着拳头点头应下。
杨阜见众人都同意了这个决策:“我们暗中联系想要反马超的人,进行盟誓,从中取事。”
“本就该如此。”
众人纷纷点头。
“报。”
就在杨阜刚吩咐家人摆酒,在庭院当中摆上盟誓的东西。
亲自守着门的宗族子弟闯进来抱拳道:“兄长,阎温在外面,死活要进来。”
“阎温!”杨阜一听这话,眯着眼睛道:“他还敢来,不怕我杀了他?”
“义山,切莫动手。”梁宽急忙劝解了一句:
“且看看他是来做什么的,以免被马超怀疑。”
对于阎温,经过凉州刺史韦康的解说,那早就成为了马超的人。
甚至连阎温主动请缨去长安求援军,都是为了到马超军营当中,告诉冀城的情况。
否则马超才不会那般的对待他!
此人心思沉稳,大家先前都被他给骗了。
众人这才该盟誓的酒各自倒上,装作宴饮的模样,请阎温进来。
阎温进入厅内之后,看着众人饮酒作乐,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没忍住擦了擦自己的眼睛,重新把脚埋进厅内,看着众人推杯换盏,当即气不打一处来!
“马超都要进城了,尔等为何还要宴饮?”阎温忍不住大喝一声。
他没想到的是不止是韦康早就想要投降了,看着这些人的表现,竟然也是想着投降。
竟然都开始开宴席庆祝了!
亏自己还以为这帮人聚在一起,是为了暗中盟誓,反对马超。
所以他才会匆匆赶来,想要一起盟誓,为反对马超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结果眼前的一幕,让阎温大失所望。
“为何宴饮?”杨阜对他自然是没有好脸色:“公难道不知?”
“我自是不知。”阎温气的一甩袖子。
“冀城易主,我等为新主庆贺啊!”杨阜说完之后便哈哈大笑。
可惜想要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阎温听到这般回答,当即大怒道:
“尔等上不知报效国家,下不能护住百姓,只会在这里饮酒作乐,真是让我大失所望。”
姜叙bang的一声,把酒樽重重的放在矮案上:“那阎别驾,你说我等该如何做?”
“自然是要趁着马超进城,暗中派善射之人,于城墙上埋伏他,一击射杀,以绝后患!”
阎温攥着拳头,这是他想到能够挽回颓势的法子。
届时命令士卒关上城门,升起吊桥,定能保住冀城。
只要杀了马超,那些羌人氐人群龙无首,自是不攻自破。
如果不是马超到了陇右,这些异族人,焉敢造次?
杨阜呵呵一笑,冲着旁人努努嘴。
快瞧瞧,心说阎温果然是马超的人,是故意来试探咱们的。
龙门镖局后续 黯然散人
故意想要用话激咱们,届时有这个奸细再,大家的盟誓,还能够成功?
待到阎温出城后,韦康向众人速说阎温发誓的时候,天上猛的打了一道惊雷。
这才吓得阎温承认他已经投降了马超!
现在又想挑拨大家反抗马超,看样子光献城,阎温还不满意。
猫灭星空
这是要要了他们几个项上人头,用来获取马超的进一步信任。
背叛者就是这么的无耻,没有下限!
梁宽则是站起身来,打着圆场道:
“阎别驾,既然韦刺史决意投降,我等只能遵从。
至于方才派人暗杀马将军之事,还是勿要再提了。”
“你们竟然是这等的懦夫!”
阎温更是一阵恼火,他与马超虚与委蛇是为了什么?
还不是想要取得马超的信任,届时换取情报,便能够覆灭马超。
听到这话,杨阜再也忍不住了,直接一脚踢翻面前的矮案,指着阎温道:
“谁是懦夫,若不是你,刺史他焉能主动投降!
现在你竟然当了biaozi,还想要立牌坊,故作大汉忠臣的模样,真是让我感到可笑!”
“你胡言乱语些什么,我根本就没有投降马超!”
阎温大吼一声:“我早就解释过了,全都是你们不相信我!”
“相信你,我凭什么相信你!”杨阜针锋相对的道:
“你若是没有投降马超,他会那般礼遇于你?
你能活着回来?简直就是个笑话!”
阎温再一次被气的胸膛起伏不定,走上两步,怒视杨阜道:“你就盼望着我死是吧?”
“没错,我巴不得你去死啊!”
杨阜攥着拳头,差点就说出我恨不得现在就手刃了你。
可是还要与马超虚与委蛇,不能动阎温。
且等待时机,到时候送阎温随马超一同上路,更是要让世人知晓,叛徒是没有好下场是的。
阎温指了指杨阜道:“竖子不足与谋!”
言罢就气冲冲的走了。
待到阎温这个全民公敌走了之后,梁宽忍不住埋怨道:
“义山,何至于此,且听他说说话,那又有什么?
我们正好可以取得他的信任,就算他背后告知马超我们谋反。
我们也可以说是他主动来联系我们的,最好让马超亲手杀了阎温。
这样,众人一看马超是这样的人,背叛者是这种下场,我们振臂一呼,大家便会景从。”
“我看见他我就想杀了他,此人满嘴谎言,是我以前看错他了。”
杨阜攥着拳头,啐了口口水。
对于老天的指示,大家依旧是相信的很。
现在连老天都对阎温的话,是这般反应,足以见得阎温是个小人!
“我们先不要冲动,等待时机。”梁宽眨了眨眼睛:
“我们一定要尽力取得马超的信任,争取让阎温死于马超之手。”
“明白了。”姜叙点点头,且看他的表演。
“义山,你最近可能要受委屈了。”
梁宽拍了拍他的肩膀,方才阎温大怒而去,必然会给马超报信。
“无妨,只要能够杀了马超,我这条性命又算得了什么呢!”
众人相互鼓劲之后,便被凉州刺史韦康招呼,全都出城去迎接马超入城。
韦康率领众人抵抗马超,整整五个月,这才率领众人出城投降。
而马超面对韦康的请罪书,连看都没看,直接扶起韦康道:
“我早就听闻韦刺史的贤名,今后我等奉天子衣带诏讨伐曹贼,还需韦刺史能够助我一臂之力。”
韦康心中有苦说不出,只能点头应下。
待到消息传到朝中,自己父亲的性命,还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呢!
“将军请。”韦康微微伸手,示意马超进城。
马超瞥了一眼落后半步的关平,现在进城当真会有刺客?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