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戰錘神座笔趣-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第一血神王子——毀滅之種相伴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大雪纷飞的城堡之上,孤烟浩渺的灰色山脉群峰,莱恩轻轻地握着手中的国王权杖,在听到了毁灭之种之后,太阳王默然不语。
看着莱恩这个样子,欧若拉来了兴趣,圣域女巫其实不需要亲自送信,她完全可以托个人送过来就行,但是没由来地,欧若拉就是想要亲自送,就是想要过来见一下莱恩。
圣域女巫不愿意但是又不得不承认的是,自从莱恩闭关成为半神之后,他更有魅力了,身上的气息更好闻了,还有他那环绕在全身上下的幻光,都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亲近,尤其是对女巫们而言。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欧若拉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女儿两腿发软地被学徒搀扶着回了帐篷,休息到今天还没缓过气来,自然有别的想法,再者无论是否愿意,欧若拉都已经被迫将这里视作自己的家,将莱恩视作自己的保护人了,因此在见到莱恩沉默不语之后,欧若拉整理了一下自己专门换好的包臀裙裙边,一双黑丝大长腿微微翘起,裹着黑色蕾丝手套的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一双裹着傲人长腿的黑色超薄星辰丝袜在脚踝处一处浅浅的皱褶细缝,好让莱恩能够欣赏,然后再调整了一下语气,尽量让自己显得好奇却不过分追问的语气问道:“毁灭之种?恐虐的恶魔王子?听你兄长的语气,这对你来说是个强敌了?”
莱恩的注意力果然被欧若拉吸引开了,原体将目光全部集中在圣域女巫的黑丝美足上,他回过神,忍不住笑了笑:“岂止强敌……我敢说,就算我和安格朗兄长一起上,也难说能够击败他。”
“啊!”欧若拉被吓了一跳,圣域女巫有些花容失色:“真的……这么厉害么?那怎么办?你需要躲一躲么?有没有什么避难所?”
“敌人都找上门来了,哪有躲的道理。”莱恩不以为然,原体似笑非笑地看着欧若拉:“天呐,欧若拉女士,你居然会关心我?”
骷髅战宠护花级
“你是我和特蕾莎的保护人,是我们的主子和老板,还是希儿的父亲,更是我和特蕾莎的……总之,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如果有用得上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吧。”欧若拉拿出一把花扇,很不自然地用扇子遮住了自己微红的脸:“能说说毁灭之种的事情么?”
“哎呀,欧若拉女士,你脚上的丝袜皱了。”莱恩很是正经地说道:“过来,我帮你抚平一下,顺便再帮你做个足部按摩。”
帮我?还抚平?欧若拉闻言之后心里有点想笑,你当我是什么人?你叫我过去我就过去?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圣域女巫莫名其妙地在自己意识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身体就已经起身,走到了莱恩的面前,再坐下,然后伸出了自己的黑丝美足,示意可以了。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回事?”欧若拉奇怪地说道,圣域女巫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她眉毛一拧,正打算质问莱恩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一种闪电般的电流从她的大脑和心房流过,欧若拉的思维顿时一片空白,她无法再思考了。
等到她回过神的时候,成熟美艳的黑丝美人女巫已经不在意刚才的事,她红着脸任由莱恩揉捏着她的丝足,嗔道:“好了,摸也给你摸了,该告诉我了吧?”
奥莉卡真是个人才!莱恩面露微笑,将毁灭之种的事情告诉了欧若拉。
毁灭之种,原初恐虐恶魔王子,第一位恐虐专属的恶魔王子,其实力不仅胜过恶魔原体时期的安格朗,而且比起安格朗来说要更加狂暴、危险,更令人必须警惕的是,相比起安格朗,毁灭之种更有智慧和谋略,他的斗篷由一千位星际战士的头颅制成。
他的真名早已经被遗忘,仅被记录在一卷干缩的人皮上,但他曾作为一个人类,一个强大的君王和征服者,在神圣泰拉M1-M2时代,完成了无数征服和屠城灭国的壮举,他麾下的铁骑横扫了一切敌人,包括数次蹂躏整个泰拉上的国家许久,并建立了一个横跨亚细亚和欧罗巴大陆的巨型帝国。
他需要为多宗规模庞大的种族灭绝以及大规模屠杀行为负责。
如此肆意的杀戮没有离开恐虐的法眼,在血神相对年轻的时候,祂赐予了这个战将终极的恶魔之力作为奖赏,因此,从某种程度来说,毁灭之种也可以说拥有恐虐的一小部分本源,这一点点本源,已经让他相比起所有恶魔王子鹤立鸡群了,大概只有原初恶魔亲王比拉克拥有的本源可以和毁灭之种比较。
更令莱恩感到压力的是,毁灭之种是极少数还是凡人的时候,曾经见过帝皇的恶魔王子,当他晚年西征来到小亚细亚区域时,曾经见到过还未揭示自己真面目的帝皇本尊。
帝皇让他尝到了有史以来第一场重大失败,但也没能阻止他又征服了一个强大的国家和数百万人的屠杀。
之后的毁灭之种在恐虐的命令之下毁灭了无数的世界和家园,并在数次混沌四神大博弈局面不利的时候出现一举扭转战局,掠夺者阿巴顿曾经召唤过毁灭之种,这位原初血神王子带着麾下魔军将两个星际战士战团“战鹰”和“崇拜者”全灭,直到一整个战团的圣血天使血裔们通过群体牺牲自己的方法才勉强将毁灭之种的实体封印在了一个星球上不让他离开亚空间。
这封印持续了五个千年,圣血天使智库墨菲斯托在一次有预谋的远航中刚发现了毁灭之种的封印,一个圣吉列斯死于荷鲁斯之手瞬间的完美雕塑,在其他人都赞叹这是件圣物的时候,只有墨菲斯托认为这是混沌的阴谋,出手摧毁了它——这果然是混沌的阴谋,毁灭之种自此自由了。
一想到自己即将面对这头公认的比升魔原体们还要更加强大的原初血神王子,莱恩也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
而且毁灭之种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他带着一支完整的恐虐魔军和三头恐虐大魔副官。
是的,在混沌领域,一向是恶魔王子给混沌大魔当副官,可在毁灭之种这里,是倒过来的,大魔只能给毁灭之种当副官。
“那,那怎么办?”欧若拉无力地问道。
“这件事不用你和特蕾莎关心,我自然会处理。”莱恩随口说道,他放开了欧若拉,示意她可以下去了:“辛苦了。”
“那个……如果你在忙这边的事,需不需要我和特蕾莎协助你?”欧若拉见状眼珠一转,圣域女巫轻轻地将一只黑丝美足踩进高跟鞋里,旁侧敲击起来:“实际上,我和特蕾莎也可以为您分忧的,比如说关于北方的防务问题。”
莱恩闻言从鼻孔里面嗤笑了一声,欧若拉这是又盯上北方防务的建设了,也是,那可是好大一笔国防军费。
“好,那我出个问题考你一下,特蕾莎我是不指望了,如果你能把这件事处理好,那我就让你和特蕾莎去库罗纳参赞军务,如何?”莱恩笑眯眯地取过了桌子上的一封信件:“布列塔尼亚边防军元帅罗兰-马歇尔近日发来信件,防区遭到混沌教派组织纳垢嘉年华的袭击,双方大战一场,我军获胜,击退混沌教徒,击杀包括一位纳垢祭司共300多人,自己损失了100多人,但是粮仓不幸被烧毁一个,损失粮食约600多吨,还有400吨被污染了,罗兰元帅请求紧急调拨1000吨粮食,同时还送来了五个人的立功名单,请求我批给他五个骑士头衔,以示嘉奖。”
“请问我的军情七处处长和我的女廷臣欧若拉女士,这种事,你要如何处置?”莱恩笑嘻嘻地将羊皮纸递给了欧若拉。
“什么?消灭敌人300多人,自己损失100多人,还损失了1000吨粮食?这也叫胜仗?”欧若拉急于展现自己的水平,圣域女巫赶紧强调道:“这明明就是场败仗,输得这么惨,也敢又要粮食,又要骑士头衔?简直就是个废物!”
“呵呵呵~”莱恩双手抱胸,靠在椅背上:“所以呢,如果是你,你打算怎么处置罗兰元帅?”
“当然是发敕令,告诉罗兰元帅他的欺骗已经被识破了,既然你不行,这边防军元帅要考虑换人了,当然,可以再给他一次机会,戴罪立功!限他一段时间内找到纳垢教派的老巢,将其消灭。”欧若拉得意洋洋地将自己的设想告诉了莱恩,圣域女巫也双手抱胸,将自己两团浑圆的饱满架了起来:“若有下次,立即褫夺元帅封号!不得有误!”
“怎么样?莱恩,我这样处置如何?既给了他戴罪立功的机会,又让他明白欺骗太阳王没有好下场,更是打击了这种讳败冒功的不良风气。”欧若拉见莱恩只是笑,充满期待地追问道。
莱恩只是笑,惹得欧若拉心头火起却又不敢和他争辩,直到笑了一分钟之后,莱恩这才咳嗽一声,沉声说道:“讳败冒功,这是所有军队,尤其是边防军队的惯有习气,不是针对我而来的,况且,罗兰元帅的任务本来就是防守,总体而言他的决定是没有问题的。”
“罗兰-马歇尔,是上一任国王传下来的老将了,在库罗纳之路的边境地区已经驻守了长达三十多年,库罗纳之路是个沼泽遍地,魔物横生,饱受攻击和困扰的烂地,罗兰元帅能够驻守那里三十多年从没设法调走,无论是对王国的忠诚还是对我的忠诚,都是无可置疑的。”莱恩接着说道:“若是因为这种小的败仗就重罚,那么大败怎么办?”
欧若拉不说话了。
“再者,罗兰元帅的边防军是他带了三十多年的老军团了,轻易换帅,除了劳恩以外,我想不出有哪个元帅能短时间内接替他控制住军队。”莱恩接着说道:“一个处置不好,极容易生出巨变,士兵们心有怨言,罗兰元帅更是会寒心的。”
“这……那怎么办?”欧若拉没主意了:“那就让他成了?以后败仗都作和论或者干脆就当是我们赢了?”
“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莱恩摇头:“表面上,我只能,也只会装糊涂,既然他要粮食,那就给他,他要骑士头衔,我也批一个给他,然后,我再写一封信,明白告诉他,我知道你败了,这次放过你,以后要打起精神,不要再让我看到这种消息,罗兰会理解我的意思、我的仁慈、我的警告,这就足够了,大家都是明白人,没必要把话说透。”
洪流
“你不行,欧若拉女士,你真的不行。”莱恩苦笑着摇头:“你在巫师的那一套逻辑,别代入到政治和军事上来,你用来处理巫师内务的那点水平,放在宫廷之内太幼稚,放在军事上……兵凶战危,一旦错了就很容易一错再错,而且没有任何一点点挽救的机会,什么时候要严,什么时候要放,你掌握不好其中的尺度,只会越做越糟的。”
“其实这些年,要不是我一直护着你们,你们早都被赶出去了。”
“哼,就你懂,你最懂,你跟你的王后最懂,我就不懂!”欧若拉被说得哑口无言,只能耍起了无赖,嗔道:“好吧好吧,我不管就是了,等等晚上迟一点,我和特蕾莎在那边准备一点夜宵和酒,你要来喝一杯么?”
“如果有空的话,我会考虑的。”莱恩眼睛亮了起来,
“那我和特蕾莎晚上在帐篷那里等你。”欧若拉起身离开,一扭一扭地消失在了房间外面。
留下了莱恩独自一人继续赏雪和看着堆得有他人一样高的文书。
“她不行,那我呢?”维罗妮卡幽幽的声音从被窝里面传了出来,娇媚可人的女议长也不服气:“我也帮不上忙了么?”
“你会帮上忙的。”莱恩轻抚着维罗妮卡的脸蛋:“但是,要在别的地方上,内政的事,你们这些女巫是真的不合适,这不是在打压你们,这是在保护你们。”
“那毁灭之种呢?还有三个大魔副官,你打算怎么办?”维罗妮卡同样关心着莱恩的命运。
“他有副官,我就不能有副官了?”莱恩笑道:“我也有我的副官,放心吧。”
“你的副官,是贝当他们?”维罗妮卡追问道。
“贝当他们不行,我说的是,一个到现在还在混沌领域里面整天瞎转悠的家伙,那个人,才是我的副官,也是我的子嗣。”莱恩露出了牙齿,翘起嘴角:“只是不知道,他在得知了自己突然冒出了一个亲爹的情况下,会露出什么表情。”
“???”
“说起来这家伙也真是,明明那么强……连新手怪重生者姆卡那个丢人玩意的诅咒都对付不了。”
“崽,阿爸对你很失望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