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催妝 起點-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閲讀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云扬背着凌画站在大门口等了半天,才等到了慢悠悠踱步来到大门口的宴轻。
凌云扬不满地对凌画说,“我就不明白了,你说他有什么好?”
这副散漫的性子,用皮鞭子在身后抽着他走,估计都不见得让他着急起来。
“他是我看上的。”凌画依旧趴在凌云扬的后背上,用极小极小的声音说,“只这一点,好处就占全了。”
凌云扬彻底闭了嘴。
行吧,他妹妹瞧上的人,他哪怕觉得这家伙外表很欺骗人,表里不一,且很会坑人,他有一肚子的不满,也得认了这个妹夫。
他见宴轻来到,迫不及待地将凌画交给她,“快,带走,带走。”
出了这个家门,以后再回来,就是真的姑奶奶了,祸害宴轻去吧!
宴轻脚步一顿,看着凌云扬,“给我做什么?”
凌云扬竖起眉头,“你说为什么给你?不是你娶媳妇儿吗?当然是抱着她上轿了。”
连这个都不懂,不懂也不问,真看不出有什么值得嫁的。
宴轻默了默,慢慢地伸出手,将凌画从凌云扬的背上接过来,大家都没看到他如何动作,他便转眼间就将凌画塞进了轿子里。
凌画:“……”
众人:“……”
宴轻将凌画塞进轿子后,有喜婆婆拿来一个苹果,递给宴轻,“小侯爷,新娘子要捧着苹果的。”
宴轻伸手接过,随手扔进了轿子里。
凌画已有准备,将苹果快速地接了个正着。
宴轻一身轻松,“行了,走吧!”
他转身上了高头大马,迎亲的队伍离开了凌家,向端敬候府而去。随着迎亲的队伍离开,一台台嫁妆从凌家大门抬出。
凌家嫁女,凌画的嫁妆是她娘在世时一早就准备好的,其中还有她外祖父外祖母给她的嫁妆,还有她祖父祖母给的,因宴轻的聘礼给的多,凌云深又重新将凌家的嫁妆整理了一遍,又添了一倍进去。
真真正正的十里红妆。
围观的人们看到嫁妆,也都纷纷咋舌,如宴轻那日纳征下聘一样惊叹。
程初目瞪口呆,问身边同样目瞪口呆的沈平安,“我刚刚没看错吧?宴兄他这是在娶妻?”
哪有抱媳妇儿放进轿子里跟随手扔苹果的动作一样的?恕他不懂,也知道不该是这样。
沈平安小声说,“是宴哥哥娶凌姐姐,你没看错。”
程初啧啧,“开了眼界了。”
迎亲的队伍一路吹吹打打离开凌家后,凌家门口有片刻的安静,凌云扬一脸的怀疑人生,转头问凌云深,“三哥,宴轻刚刚是怎么把妹妹放进轿子里的?”
凌云扬摇头,“没看清。”
他是真没看清,相信不止是他,没看清的人有很多,宴轻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
“他是怎么扔苹果的?你看清了吧?”凌云扬问。
凌云深沉默。
自然是看清了,就随手一扔,苹果就扔进了轿子里。
“这混账。”凌云扬终于骂了出来。
若是早先圣旨赐婚后,凌云扬知道妹妹先瞧上了人家,然后用了见不得人的伎俩谋划将人弄成了未婚夫,他见宴轻时,多少有些良心不安,以至于,待宴轻十分赤诚热情,跟着凌画一起爱屋及乌,但自从宴轻大雨前来凌家与他喝酒给他挖坑从他嘴里套话套妹妹的秘密后,他酒醒来,郁闷了几日,倒如今,今日再见他,已没了良心不安。
反正,即便知道妹妹算计,他也没闹着退婚如今来娶了不是?小丫头骗子欺负了他,他找她算账啊,他赤诚以待,他算计他,他早就想骂他了,一码归一码。
凌云深自然不会跟凌云扬一起骂宴轻,只是很是有些惆怅,“七妹出嫁了,以后家里要清净了。”
凌云扬如今不会不舍得,且很是舍得,无所谓地说,“她以前一年到头也在家待不了几日,想她了就让她回来,想见就见,跟没出嫁前估计也没什么两样。”
凌云深看向凌云扬,“你倒是想通了。”
凌云扬嘿嘿一笑,“三哥,等咱们娶了媳妇儿,家里再添了人,就热闹了,你要抓紧啊。”
凌云深揉揉眉心,“着什么急。”
凌云扬招呼众人,“走走走,回去喝酒了,今儿敞开了喝。”
七界传说正传
類似 愛情
来凌家赴宴的宾客看够了热闹,都笑呵呵地被凌云扬招呼着,一起进了凌府。
端敬候府内,太后与皇帝已提前来到了端敬候府。
因宴轻做了纨绔后,与京城不少府邸都断绝了两位侯爷在世时的走动,端敬候府本就人丁单薄,与各府的走动一断,整个端敬候府从四年前便冷清下来。
如今宴轻大婚,除了个别实在没断有几个年节礼数走动的府邸外,管家请示之下,宴轻点头让下了请帖,其余的宴轻一概没请,但即便是他没请,却依旧有不少人不请自来。
管家自然不会将这些人都拒之门外,所以,今日的端敬候府,真是十分人多热闹。
太后从进了端敬候府的门后,一直精神抖擞,乐的合不拢嘴,不停地问孙嬷嬷,“宴轻都走了多久了?怎么还没将人接回来?”
孙嬷嬷笑着说,“太后娘娘您别着急,没有那么快。”
赵公公接话说,“凌家的拦门礼十分特别,闹着呢,一时半会儿闹不完,没有那么快。”
太后好奇地问,“怎么特别了?”
赵公公说着打听来的消息,“据说凌家四公子命人用巨石拦门,架了人墙,礼部的人和公子们都身子骨弱,动不了武,只能派人去请了兵部的人助阵。早先来请示陛下,陛下准了。”
太后笑起来,“是挺特别。”
她转头对皇帝道,“年轻人就是有精神劲儿闹。”
皇帝也笑,“您老人家不知道,宴轻那小子,他自己没跟着一起闯门,把人扔下自己跑去喝茶了。礼部的人没法子,只能去请兵部的人。”
太后骂,“这个东西,他自己娶媳妇儿,拦门礼不管,跑去喝茶像什么话。”
皇帝也觉得宴轻不像话,但更不像话的事儿是他四年前死活跑去做纨绔,后来扬言不娶妻,对比如今不管拦门礼扔下众人跑去喝茶,反而不是什么大事儿了。
他笑着说,“朕当初还怕他不接赐婚的圣旨,如今能亲自迎亲,不抗拒娶妻,已经有进步了。”
太后气笑,“是凌画那孩子好,自从赐婚给他后,他改了不少,凌画居功至伟。”
皇帝点头,“嗯,凌画好,她能嫁进端敬候府为妇,朕也很意外。”
凌画的才华本事,对比如今已做了四年纨绔的宴轻来说,是低嫁了。
太后很满足,“哀家就等着抱曾侄孙了。”
皇帝失笑,“母后也太着急了。”
“不急,凌画说了,等她卸下了江南漕运再生小孩子,哀家等着她,慢慢盼着,这日子才有个盼头。”太后想起未来,很憧憬欢喜。
皇帝道,“不卸下江南漕运,她也能生小孩子。”
“那多累啊?哀家的曾侄孙可不能跟着她走南闯北的折腾,哀家得担心死?”太后看着皇帝,正色说,“皇上,这两年,你抓紧些,一定得找到人接管江南漕运,别耽误哀家抱曾侄孙。”
皇帝无奈答应,“儿臣尽力找。”
这一回,江南漕运出的大事儿他还没来得及仔细问凌画,能耽搁凌画这么久,一定是不小的事儿,换个别人,没有凌画的手段,怕是镇不住,这个将来接手江南漕运的人还真是不好找。
太后自然知道接管江南漕运的人不好找,但她更关心的是自己的曾侄孙,所以,她对皇帝说完一句话后,便又欢欢喜喜地盼着花轿被接进门,不停地催促人去打探消息。
当听到宴轻已接了凌画出了凌家,欢喜地站了起来,连声说,“好啊,真好,快,赶紧的,所有东西,都准备妥当了吗?新娘子进门,要迈火盆的。”
“都准备好了,您老人家就放心吧!”孙嬷嬷能体会太后的心情,这是她盼了多年的心愿,本来都绝望了,没想到柳暗花明,宴小侯爷娶了凌小姐,这简直不能再好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