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9g88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吳良廣告商 愛下-第七百五十八章 將計就計看書-dam2y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吴良广告商
事实上,当朱小玉无意中提到赵海亚家里在航空公司有点能量的时候,蔡正锆就长了个心眼,一直站在阎怡勝几人后面听他们聊天。
按照吴良的计划,收购或者并购国内航空公司机舱内电视媒介原本就是当下最重要的工作。
蔡正锆他自己对此也是极为上心,他也听吴良对这个行业有自己的分析。
吴良印象中的航美传媒也没发展到成为国内最大的航空媒介的龙头。
一切都还归结为,弱小、国外资本的力量也还没有介入。
当然也是卡在零五年底的政策出台之前——传媒行业外资不能独资。
而据吴良前世看过的一篇关于航美董事长郭蔓的一片报道中提到的,他曾经很是遗憾的错过了国内三大航空公司的电视媒介收购。
发生的时间点,赫然就在零四年。
这符合吴良对于现阶段天朝媒介的固有认知。
他和蔡正锆在做了大量的分析之后,得出一个结论,机舱内电视广告大有可为,他重金砸下鹏城地铁一号线的另外一个原因当然也是地铁内的电视媒介。
三大航空公司有意对外出售或者合资经营机舱内电视广告媒介业务,究其根本原因,可以归结为这几家公司经营不善所导致。
零二年,東航并购滇航和西北航空,然而重组之后的東航却没做到有效整合,利润率不断下降。
和处在同一个城市的魔航一样,都是惨淡经营。
这当中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就在于,同处一地。
两家航空公司都是魔都基地航空公司,业务重合度高,在竞争中互相消耗。
而魔都一座城市却拥有浦東和洪桥两大机场,存在大量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导致两家公司运营成本偏高。
就拿基地机场来说,何谓基地,就是航空公司在这家机场有大量的工作人员驻守,那么问题也来了,两家航空公司都对魔都自家大本营的两家机场驻扎大量的工作人员,目的就是对外展示自家的实力,也让乘客明白选择自家的基地机场,一切都不是问题,遇到不可抗力,总能优先得到解决。
这是基地机场的优势,两家内斗也很正常——竞争对手嘛,在总部所在地被对方按在地上摩擦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儿。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最后的结果是東航在上海市场的份额只有40%,远低于国航在京城的45%和南航在羊城的50%,对基地市场的控制力偏弱。
公司经营惨淡,自然就是想尽各种办法来弥补损失。
将一些非核心资产出售,就是很好的做法。
就如同吴良收购魔航旗下的传媒公司,東航也有意出售旗下的传媒公司。
只是,蔡正锆前期在沟通的过程当中并不占优势。
对方坚持成立合资公司,而蔡正锆坚持要收购。
不信任对方的原因也是一样,避免扯皮。
谈来谈去,双方就僵持在这里。
对于蔡正锆而言,東航都亏损成这个熊样子了,爱卖不卖?
罪人:性与恶实录(全文) 钟原
而東航则是认为,对方在趁火打劫,想以那么低的价格拿到東航机舱内十年的代理权,这显然不符合公司的利益,谁敢答应,谁或许就成了公司的罪人。
要不说,蔡正锆在传统媒介方面有个天然的敏锐,他送刀的时机恰到好处,有了收购魔航传媒在先,自己在机舱内的广告业务也玩的水深火热。
就连魔航在魔都基地的占有率也达到了17%,比之前的15%还高出了两个百分点。
不要小看这两个点,東航和魔航的体量根本就是两个级别,東航是魔航的五倍。
换言之,如果魔航的体量能够有東航的一半多的飞机数量,魔航的占有率或许就能够达到東航的水平,接近40%。
那么由此可见,魔航的机舱内电视的成功之处。
東航也做过调查,不少受访者表示,选择魔航就是因为魔航的电视节目好看,从头看到尾,旅程也结束了,一点都没感觉到枯燥和乏味。
東航的人细问之下,原来魔航的传媒是被吴良所收购。
東航倒是也想这么干,但是,魔航毕竟小,有道是船小好调头,十年就十年吧,而東航显然不愿意。
这就是所谓的酸葡萄心里,自己没本事,还见不得别人从中盈利,東航的人给了一个很可笑的方案,三年代理权。
蔡正锆要是愿意答应那才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于是,他转而和国航、南航勾勾搭搭起来。
晾对方一晾,这是缓兵之计。
不过,对方要真的铁了心的不合作,也挺麻烦的。
而眼下,大耳钉就成了一个突破口。
负责谈判的東航副总离异,孩子判给他,就是大耳钉赵海亚。
前些年公司忙,赵副总是缺少了对孩子的管教,在叛逆的时期混了涩会,副总是知道的。
等孩子再大一些,赵副总也是有心无力,管不住了。
玩野了的海亚彻底是放飞自我了,一个月也难得见自家老爹一面。
赵副总想要关心一下下一代的成长,将这位安排到了自家公司内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看着。
令人郁闷的是,灯下黑这一招,海亚玩的更六,这反倒更是促进了海亚的野。
祸祸这些空乘还不说,她还以自己二代的身份做些拉皮条的生意。
反正,在她看来,总有人是想吃青春饭的,她只是提供了一个平台而已。
双方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今天晚上的场合大概就是这么个场,某位公子过生日,先是在酒店里胡吃海塞,再然后到酒吧喝酒。
这和吴良晚上的行程略微有些撞车。
骆老答应出山,王嘉芬底气足了不少,谈性不减的算是彻底服气吴良对于局势的把控——人家不仅仅有创意,做生意也是眼光精准,难得的是还有一颗赤子之心,见不得老牛那样的大忽悠企业家。
也正因为此,吴良才入得骆老这天朝第一乳业专家的眼,答应以自己绵薄之力为新鲜乳正名,为巴氏灭菌正名。
吴良说动骆老,这原本就在吴良的计划当中,王嘉芬请卓富民见证这一历史时刻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她想借助吴良在卓富民面前取得更多的话语权。
王嘉芬有时候也会在想,其实,吴良应该是和卓富民一个阶层的人物,而她仅仅是夹杂在董事会和公司之间的受气包而已。
董事会不理解,她所有的所作所为都会束手束脚,而董事会愿意提供助力的话,她会事半功倍。
第一次撮合卓富民和吴良见面,是因为吴良要对北方系乳业公司下手,避免明光殃及池鱼,甚至还能从火中取栗,她必须得到卓富民的支持,用她当时请示卓富民的话,“不论明光参与不参与,吴良都会动手。”
那么,明光如果能够从被动防御转为主动进攻,收复常温这块实地,占有率的提升,效益自然会提升,影响的是股价的变动,他这个实际上的掌控者就是一份沉甸甸的业绩。
王嘉芬算的很清楚,所以她把所有的计划和盘托出,目的很简单,在明光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如果卓富民不支持,在她倒下的那一天,卓富民也逃脱不了干系——利益共同体就是这么个意思。
卓富民愿意进入提供助力,这很好,当然,随着吴良收购湘火巨的成功,他也有心结识这位传说中的富豪。
双方各有所需,尤其是当他明白吴良并不简单的只是杀敌,还通过购买国外的女乃粉公司来从中谋利的时候,他也就再无二心,专心做好这一票。
换句话说,和韩室长的见面算是清醒的认知吴良现在的地位,而和骆老的会谈,证明了吴良的赤子丹心,晚上和吴良单独的交谈则是明白,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的可怕之处——他总是能够发现一种经营模式,然后快速的积累财富。
这样的人,假以时日,在他羽翼未丰之前提供助力留下香火情,这笔买卖就算不亏——做官的,其实就是经营自己人脉的,卓富民看得很清楚。
卓富民走后,吴良送客人出门,回到包间的时候就遇到了朱小玉。
她们这些人,眼光是一个比一个毒辣,认人也是认的极为准确,看得出来吴良一行真的是气场十足,有心想要结识一番。
于是就有了先前发生的那一幕。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所以说,无巧不成书。
吴良唱首歌的工夫就有人想着霸王硬上弓,所涉及的还是東航的商业合作。
在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吴良不想着叨上一嘴实在是说不过去。
然而,赵副总的反应实在是有些不堪,吴良备了几手好牌还没打出去,对方就已经偃旗息鼓,准备求饶了。
不过,在幕后随时关心事态发展的吴良在接到赵副总的电话时候,还是没有落人口实,仅仅只是淡淡的表态,“小丫头喜欢胡闹,我能理解,可是,我自己也有安保队伍,他们理解不理解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我知道韩室长挺关心的!”
言下之意,他其实很生气,你们能长点眼不能?
前一天我刚和韩室长一起吃饭,第二天我就被人设计了,你们这是打我的脸呢还是打韩室长的脸呢?
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总能把话递到大老板那里去。
赵副总说白了也就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副总经理,在行业内或许算得上是一号人物,走到社会上,好吧,也算得上是。
找点靠谱的关系也有,但是,自家女儿霸王硬上弓这事儿吧,还真没办法张嘴,还嫌不够丢人的!
他在四处打听的时候也发现了蔡正锆的存在,心想着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呐,他好言好语的问,蔡正锆就坐在吴良的面前回复,“我说,赵副总,生意归生意,像我家老板那样的人,您应该能够理解,年纪轻轻又久居高位,这种奇耻大辱,那压根就不是钱的事儿!”
说不是钱的事儿,又怎么可能?
赵副总也听的明白,反正蔡正锆是合适的中间人,还只能认准他,所以,他也不怕难为情,直截了当的表态,“蔡总,不就是十年的代理权么?我把传媒公司卖给你,你完成一桩收购,帮老哥在你们老板跟前美言几句总是可以的吧?”
蔡正锆看了看吴良,吴良点头答应,他这才对着电话说,“这收购嘛,正常的商业合作,我们是诚意满满,自然不会占您便宜,那这样吧,明天一早,我就签合同?”
赵副总连忙回答,“没问题,那酒吧那边?”
蔡正锆笑笑,“我这就请示老板!”
请示的结果很快就传到赵副总的耳朵里。
他这边说完还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那边就已经安排放人,他要是再不明白怎么回事,他这副总真的是白当了。
他安排司机去接自家闺女的时候,还在发愣,“你这么有钱的大老板,这是使用了美男计?外加将计就计?艹,这份算计人的本事也是够了。”
要是吴良能猜到对方这样吐槽的话,他肯定会说上一句,“你丫不看《官仙》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