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ptt-第四百七十二章 沉睡的黑森林展示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小說推薦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宠
“走吧。”
华亦晨不停的催促,其实是他不忍心看到唐婉儿的惨状,他还是很爱她的,温婉的性格,绝色的容颜是每个男子所梦寐以求的,怎奈比起自己的前途,他还是选择了苏依依,因为一个柔弱的女子不能辅佐他登上高位,他需要一个可以为自己运筹帷幄的贤内助。
唐婉儿想着自己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相对于落入贼手惨遭**,她宁愿死的清清白白。猛然掀帘,一股冷风吹入,让她不仅打了一个寒颤,腰间的玉佩更是叮咚作响,引起了马车外三人的侧目。
土匪惊为天人,即使对方怒目圆瞪也是另一番风情,如一匹桀骜不驯的马匹让自己不仅擦拳磨掌。
“婉儿!”华亦晨心底一沉,最不想出现的一幕还是上演了,她的美还是会让自己窒息,此刻想着她就要归于土匪,竟也有了一丝的不舍。
苏依依欣喜若狂,自己梦寐以求的画面终于到来,扬眉吐气道:“唐婉儿,想必你已经听到我们的对话,本小姐也就不再废话,念在我们往日的情份上,才没有让你和你的家人一起共赴黄泉,不用谢我,只要和土匪们好好过日子便是对本小姐最好的报答了。”
“我的家人?你把她们怎么了?”唐婉儿蹙眉不解,她一个小小的商人之女,可以把一个县令如何?即使她的父亲是本地首富,也断断不敢把一个朝廷命官堂而皇之的杀害吧。
挑了挑眉,苏依依缓缓道:“左右你这辈子也没有下山的机会了,本小姐不妨告诉你,是你父亲自不量力竟然想要揭发朝中的一位大员,所以被冠已贪污受贿的罪名证据确凿,怎奈你们全府抗旨拒捕,所以便被官兵就地正法了。”
唐婉儿在辨别苏依依话语的真伪,她一个商人之女是如何知道这朝中的机密之事,她又为何和华亦晨狼狈为奸,这两人,一个是自己亲如姐妹的闺蜜,一个是自己想托付终身的男子,自己到底是如何的不堪,能导致俩人同时的背叛。
“苏依依,你是危言耸听吧,任你一个卑微的身份如何能提前知道朝廷的密令,拜托你,打诳语前先要看看自己的份量。”她嗤之以鼻,原来从前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的一切不过是惺惺作态。
银铃般的笑声瞬时间随着风声飘荡了很远。苏依依知道唐婉儿一直看不起自己,所以才会不相信自己有凌驾于她之上的一天,以为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之女的头衔高贵无比。
“你想知道?本小姐还偏不告诉你了,因为你知晓了也是徒增烦恼而已,所以安心的上山吧,对于你来说,这是极好的归宿。”苏依依瞪着土匪:“你还在等什么?”
土匪还沉浸在这精彩绝伦的唇枪舌剑之中,自己都想获悉这其中的缘由,堪比说书精彩许多,可是既然拿人钱财,就要替人消灾,于是上前对唐婉儿说道:“美人,是我动粗还是你乖乖上了马车。”
唐婉儿知道多说无益,刚才在马车上,透过窗帘,她看到不远处有一处悬崖,便想着依此逃生,或许还有一丝生机。
她假意后退几步拍了拍身上的风尘,然后对面前的三人说道:“既然我命该如此,便自行上路吧。”
话音刚落,她便转身飞奔一跃,如一株美丽的花飘零而下,她面露笑容,自此成人便绝地反击,成鬼便冤魂索命。
苏依依大吃一惊,连忙上前查看,待看到是万丈深渊之后便舒出一口气,晾她也只有粉身碎骨一个下场。
第二章 借尸还魂
丞相府
“老爷,你快救救灵犀,她可是我们唯一的血脉。”李氏泪眼朦胧的望着躺在床上纹丝不动的女儿哀求着魏丞相。
魏丞相一筹莫展,已经遍寻名医可纷纷束手无策,只道是离魂症,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纳兰灵犀是自己的独女,自是掌上明珠,平日里吃穿用度都是极好的,怎奈突有一日便在后花园毫无征兆的晕倒已三日,夫人更是以泪洗面日日哀求,他身为一国之相却没应对之策,亦是苦恼。
“夫人,都已经让御医来瞧过了,但也无济于事,看来灵犀是凶多吉少了。”魏丞相无奈的摇了摇头,假如天命如此,也只能准备后事了。
李氏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都是你平日里作孽太多,才报应在了女儿身上,规劝了你无数次你却充耳不闻,要是女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便随女儿去了,好给你腾出位置,让你找一个年轻貌美的丞相夫人。”说罢便嚎啕大哭起来。
当年魏延只不过是个落魄秀才,身为富家小姐的李氏便心仪他的才华私定了终身,所以魏延一直对李氏呵护备至,连妾室都不曾有一个。导致了这些年李氏越发变的言辞犀利。
正在焦头烂额之际,小厮来报:“相爷,瑞王的贴身侍卫求见,说有神药可救小姐一命。”说完欣喜的望着自家的主子,总算小姐有救了。
“那还不快快有请。”李氏仿佛在茫茫黑夜中看到一丝曙光,看来是她日夜祷告感动了神灵,让她不至于白发人送黑发人,而有个送终的人。
魏延迟疑,自己和瑞王一向无交集,要是让二皇子知道他拿药来救自己的爱女,定会猜疑自己对他的忠心,这样就得不偿失了。
可女儿危在旦夕,也许他真有神药可以施救女儿的性命,但听他来后的说辞再做打算吧。
“奴才凌风给相爷请安。”一男子双手抱拳,施礼道。
李氏急步走到凌风面前,急切的询问:“瑞王的神药果真能治愈灵犀的病症?”眼巴巴的等着确切的回禀。
凌风礼貌的点了点头,回禀道:“王爷的这颗药丸是一个世外高人所赠,具有起死回生的神效,王爷本来一直留着自用,听闻丞相爱女得此顽疾,所以让奴才前来赠药。”
“瑞王有何条件?”魏延自知这药不是平白无故赠的,定是要付出代价,所以便开门见山,免得耽误彼此的时间。
屏住呼吸不敢插嘴的李氏,只希望对方的条件是金银珠宝,这点府里应有尽有,可转眼一想,人家一个堂堂亲王,还会稀罕这些物件吗?
凌风的目光移到魏延的脸上,却丝毫看不出任何波澜,果然是只老狐狸,这么些年的历练,已经可以让他喜怒不形于色了。
“瑞王说了,一直仰慕小姐的才情,所以便想着把这次赠药当做聘礼,这救命之恩的神药堪比无价之宝,想必相爷会笑纳。本来该是我家王爷亲自上门,可相爷也知晓王爷身子骨孱弱,怕给小姐过了病气。”凌风淡淡的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魏延心底一沉,这是自己始料未及的,以为他会说让自己倒戈,助他登上皇位的话,没想到竟是求亲,也是,要是自己女儿嫁于他,自己这个岳丈还能置身事外吗?
李氏先是微微一怔,然后对魏延分析道:“老爷,虽然这瑞王是身子不好,难免委屈了咱们的女儿,可这总比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女儿入土的好吧。我们已经遍寻了名医,怕这天下只有这颗神药能救女儿了,你就允了吧。”
也罢,先救了女儿再从长计议,总不会让明日就出嫁吧,来日方长,再想如何金蝉脱壳吧。
“好,只要能救活灵犀,丞相府便于瑞王结下这门亲事。”魏延信誓旦旦的说道。
话音刚落,凌风便自怀中拿出一个绿色的瓷瓶,毕恭毕敬的递给魏延:“此药需温水冲服,事不宜迟,赶快给小姐服下吧。”
李氏敛了眉眼,大声的呼叫:“快来人,赶快倒温水。”自魏延手中拿过瓷瓶,走到床边,倒出一粒棕色的药丸,塞入女儿的嘴里,再缓缓注入温水。
屋内顿时鸦雀无声仿佛都在默默数着自己心跳的声音。
唐婉儿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床榻上,只记得最后的记忆是坠入山崖,怎么会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
“灵犀,你总算醒了,可把母亲吓坏了。”看到女儿苏醒,李氏再也控制不住的喜极而泣。
这是谁?怎么喊自己为灵犀?转头看向立于床侧的一中年男子,满脸的疑惑。
魏延眼角也微微有些发红,虽然自己不是善人。但这母女俩却是他愿意用心去保护的唯一,也是他不愿触及的软肋。
“既然小姐已经安然无恙,奴才也好回去复命了,婚期定在下月初一,恭喜相爷了。”凌风说完施礼后告退。
什么意思,说的是自己要成亲了吗?这是几个意思呀?
看着女儿不解的神情,魏延无奈道:“灵犀,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为父遍寻名医都治不好你的离魂症,瑞王拿来神药说可救你一命,可是唯一的条件便是要于他结百年好合,为父没办法,只能应允。”
开始想着拖延一下,再想个万全之策,可只有一个月的时间,看来是在劫难逃了,魏延的双眉不仅深锁。
李氏抽泣着说道:“嫁给一个病秧子也总比没命了好,外界传闻那瑞王貌比潘安,咱女儿亦是京城第一美女,也算男才女貌,天作之合。”
唐婉儿越来越头大,自己这是借尸还魂加上被迫成亲?
第三章 塞翁失马
亥时
待房内空无一人的时候,唐婉儿走到铜镜前,仔细打量,镜中人儿比自己原身还要美上十分,尤其一双桃花眼,多一分则妖,少一分则俗,恰到好处的媚眼如丝。
她现在彻底接受了自己借尸还魂的事实,脑海中甚至还会残留一些原主的记忆,看来是她命不该绝,苍天又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以后她便是丞相府中的纳兰灵犀了。
还不知道她的父母是否已经遭遇了不测,一定要想办法尽快洞悉一切,既然这里是丞相府,那书房也许会有父亲案子的卷宗,转身走到床边,拿起一件绿色的衣衫穿戴整齐,便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门。
搜索了一下原主的记忆,半刻钟的时间便来到了书房门前,先是四处查看,看到空无一人后,闪身进入了书房。
今夜月光皎洁,照射着屋内也是恍如白昼,书案上整齐摆放着很多卷宗,小心翼翼的把卷宗挨着查看后,按顺序排好,幸好卷宗的封皮上都有名字提示,只是翻阅到底,也没看到父亲的名字。
正在这时,听到了屋外有脚步声由远至近,查看了一下,书架后有一个空隙,她连忙把书案上的卷宗都摆放成原样,闪身躲了进去。
刚躲到缝隙处,门吱的一声开了,随即便是关门的声音。
“这么晚了,二皇子有何事吩咐吗?”魏延的声音冷漠的响起,想着定是今日瑞王送药之事被二皇子知晓了,看来自己的府里是要整治一番了,定是有内鬼。
一名男子盛气凌人的说道:“相爷,听闻今日瑞王给丞相的爱女送来了神药救活了令爱,且和相爷已然成了亲家,二皇子派奴才来听听王爷的解释。”
魏延说道:“既然二皇子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便也知道这件事本相是迫不得已吧。”
半夜来质问,这是有多心急呀,自从他打算辅佐二皇子夺嫡,便一直忠心耿耿,没想到他如此的质疑自己,难道是想今夜致自己于死地吗?
“二皇子定然是了解丞相的苦衷,可对于这件事的后续,丞相总要表个态吧,毕竟你马上就是瑞王的岳丈了,这样的关系,怕丞相会在心里有失偏颇吧。”男子咄咄逼人的问道。
魏延盯着眼前的男子,最讨厌他狗仗人势的架势,自己可是丞相,万人都需要仰其鼻息的,他一个小小的奴才,竟然在自己面前嚣张跋扈。怎奈打狗也要看主人,只能稍安勿躁。
知道二皇子是怕自己倒戈,于是只能给对方吃定心丸了:“虽然瑞亲王也是皇子,但是一向对政治没野心,平日里就是遛鸟逗蛐蛐的主,本相还觉得让女儿嫁给他是委屈了,二皇子又何必耿耿于怀。”
男子稍微顿了一下,估计是在思索魏延言语的真实性。
“二皇子是器重丞相大人,才会让奴才跑了这一遭,所谓关心则乱,丞相大人不必介怀。”男子口气稍微有些缓和,因为都知道瑞王是个闲云野鹤之人,二皇子也只是再来确定一番罢了。
对方既然是二皇子派来的,说的每句话定是二皇子的授意,看来不是来要自己的老命,而是疑心病又犯了,魏延也是个识时务的。
便语重心长道:“回去告诉二皇子,本相既然答应了帮他,便会有始有终,别说瑞王没那个心思,即使有,他靠什么上位。左右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主。”
男子笑了笑,踩低别的皇子,就是抬举自己的主子,看着丞相的表现,也不像是投靠了对方,这下二皇子可以放心了。
“二皇子说丞相要是没有二心的话,便可以让小姐做个眼线,嫁过去后随时禀报瑞王的一举一动,这样的话,这次的亲事便是塞翁失马了。”男子讥笑的口吻响起。
魏延袖口里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没想到二皇子竟然要拉自己的女儿下水,难道他不知道女儿是自己的命根子吗?
要是女儿成了眼线,将来万一被发现了也许会被瑞王休掉,那还有何颜面存活于世,自己一直鞠躬尽瘁还不够,还要拉女儿垫背,这二皇子真是情商堪忧。
看魏延面露不悦,男子话锋一转:“二皇子知道丞相视小姐为掌上明珠,舍不得教化,但是瑞王只要没有那个意思,又何惧之有?二皇子也只是说发现有不轨之心再禀报即可。”
魏延知道,要是僵持的话,更会引起二皇子的不满,于是欣然道:“原来是这样,本相还以为要让小女时时禀报瑞王的行踪,毕竟小女乃大家闺秀没有这个能耐,要是只是观察动向,这个倒是可以。”
男子满意的点了点有,声音中带着亢奋:“有丞相的这句话,便皆大欢喜了,那奴才告退了,丞相也早些安歇吧。”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