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銀鴉之主 ptt-第九百二十一章 修道院相伴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尽管能够察觉到这个“巢穴”的诡怖,亚戈还是向着这座光暗交织的奇诡区域前进了。
越是靠近,亚戈越是能够感觉到这个区域的异常。
因为,随着他的接近,亚戈甚至发现自己的感官都仿佛发生了扭曲。
明明是朝着前方扩散的感知,捕获到的却是另一个方向的事物。
不过……
到底是自己的感官延伸方向出现了问题,还是这座光暗交织的巢穴的信息和其表征出现了错位?
走了一段路之后,亚戈停下了脚步。
门。
在他的前方,是一座大门。
不过,这是他感知所捕获到的信息,混杂了几个不同的结果。
以“视觉信息”来说,这是和周边区域一样的,仿佛墙壁一般的、由光暗交错事物形成的巢构。
以“听觉信息”来说,这个地方是空旷的,没有任何阻挡物的。
以“嗅觉信息”来说,从这个区域内,向外涌出一股尸骸腐朽般的恶臭——堆积了大量腐朽物的恶臭。
以“触觉信息”来说,这里有风吹出来,但是,方向和嗅觉所捕捉到的气味方向并不一致,风是从侧面吹来的。
而从他本身,他作为“认知生命”那种一般生物不具备的认知感官来说,前方就是一扇“门”。
一扇庞大的门。
错乱叠合的信息,让亚戈也有些困扰。
不过,亚戈也没有贸然进入这扇看不见的门。
他转了方向,向着触感得到的——风吹来的方向走去。
在亚戈迈出几步之后,他忽然顿住了脚步。
因为,周遭的事物,他所感知到的事物,各种信息,都发生了变化。
他所处的地方不再是那虚幻光影交叠的巢构前,而是一片空旷的地带。
他看见了一片十分诡怖的建筑。
白色的,仿佛由无数丝线交织形成的建筑。
成片的白色建筑群。
巨大而苍白,仿佛一座座教堂……
修道院?
尽管建筑的形式有些近似教堂,但是亚戈很快就辨认出来,这些建筑更接近修道院。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修道院和教堂并不是一样的东西。
修道院可能会包含教堂,但教堂只是教堂。
修道院是更接近于“隐居地”、“修习地”这样的概念,各种生活和神学相关的建筑基本都有,教堂也有设置。
而教堂只是接纳信徒信众礼拜祈祷的聚集地、向非信众传道的地点而已。
虽然在亚戈生活的时代,有明显区别的两类建筑已经很少了,但还是存在的。
不过,对于亚戈来说,是修道院还是教堂,现在无关紧要。
重要的是这些建筑本身。
这些建筑,这一座座苍白的建筑,更像是…..一颗颗巨大的虫茧,又像是一个个节肢动物褪去的甲壳。
“虫茧”这个词从脑海里冒出来的时候,亚戈莫名地感觉身体一寒。
如果是其他人,或许会不在意。
但是亚戈可做不到。
毕竟,在他的认知领域中,在那座水银城中,那些封闭的房间内,代表着概率途径的那些认知形象,可是一个个都有着仿佛被虫寄生一般的状况的。
眼前的这些事物,这些诡怖的苍白建筑,和他的概率途径的偏移有着密切的联系。
做出了深吸了一口气的动作,亚戈缓了缓心绪,绷紧神经,向着这一片连绵的苍白修道院走去。
越是靠近,他越能够感觉到自己似乎出现了什么变化。
但是,在一股莫名的冲动中,他甚至都没有仔细查探自己发生了什么变化,脚步不停地走向了苍白的修道院。
他来到了修道院的大门前。
灰白色的丝线构成了,与前世见过的修道院建筑样式近似的栅栏。
而在他的感知中,这些栅栏,和周遭那诡变的环境出奇地一致。
并没有像刚进入这光暗交错,宛如梦境般的巢穴时感觉到的各种信息错位的状况。
亚戈伸出了手。
也正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银灰色的铠甲。
但是,此时此刻,他的铠甲并非是原先那般,宛如金属,宛如流淌的水银一般的光洁。
而是粗糙的、更像是某种生物那些几丁质的外壳的材质。
但是,外形上,还是那副无头骑士般的模样。
依然没有头颅。
数座灰白的建筑以塔式桥梁的结构拼合在一起,这种在欧洲古代史中正经的军事城堡建筑不多见,反而多出现在文艺复兴后为了装饰而装饰的建筑中的结构,亚戈自然熟悉。
然而,看着这些建筑,亚戈却有着看到仿佛某种节肢动物身体结构的感觉。
他的“认知感官”,捕获到了这样的信息。
带着那种莫名的感觉,亚戈继续往前。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奇怪的熟悉感。
仿佛自己很熟悉这里…..
在这种莫名的感觉驱使下,亚戈直直地走向了修道院的中心,他甚至没有去观察在道路两旁出现的各种事物,而是直直地向前。
终于,他来到了一座仿佛教堂般的巨大建筑前。
大门敞开着,仿佛不久前才打开,但那斑驳的痕迹,又像是很久之前就敞开着没有合拢。
亚戈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带着莫名忐忑的心绪,走进了教堂。
随后,他顿住了脚步。
在他的视野内,在他的视线中,这座教堂的内部,有个巨大的雕像。
这个教堂里,没有任何座椅,没有任何装饰物,只有这一座雕像。
粗略地看,这座雕像就是一个苍白的圆球,表面有着繁复而诡异的花纹。
但是,细致地看去,就能够看到,这圆球之上的“花纹”,实质上是近似昆虫的一条条节肢、触须。
但是,亚戈同样能够感觉到。
这,是个“空壳”。
这是某个节肢动物一般的生物褪下的外壳。
莫名地,在某种冲动下,亚戈探出了手臂。
他张开了嘴。
没有头的他,是怎么张开“嘴”的?
这个想法冒出的时候,便已经得到了解答。
他的手臂,那宛如铠甲一般的银白手臂,陡然撕裂开来,扯开了一道裂缝。
诡怖的场景中,他的手臂“啃食”起雕像。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