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jmb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我的諜戰生涯 txt-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大批落網推薦-m35rc


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我的谍战生涯
将瞿颖交给王刚他们,白泽少还是非常放心的。
至于说如何避免瞿颖发现他们这里的秘密,以王刚的能力还是可以应付的。
不过白泽少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耐心等待起来。
一个半小时以后,温小婉一脸疲惫的走出来,对着白泽少道:“人已经没什么大碍,下午应该就能苏醒”
“此次治疗已经将我们库存的一些药品耗尽,所以需要组长你不充一些东西,这是单子”
温小婉说完以后,将单子递给白泽少。
这些东西对于现在的白泽少来说,很容易就可以搞到,现在他的生意可是什么东西都做。
而且她需要的量并不是太大,白泽少手指缝里面漏出来的就够他使用了。
所以温小婉根本没有和白泽少客气。
白泽少接过单子看完以后,就将东西递回去看了一眼房间里面道:“瞿颖就拜托你们照顾了,但是记住一点绝对不能让他发现你们的身份”
“放心吧,我们会处理好的”王刚出声道。
“那我就先撤了”白泽少说完就急匆匆上车离开。
现在的他可是非常的忙碌,根本没有时间过多的浪费。
而王刚他们经过简单的商议以后,决定温小婉还有高小英留下照顾瞿颖。
下午七点左右。
躺在病床上的瞿颖悠悠睁开眼睛,看到身处陌生环境,出于职业本能,立马就要起身。
“我要是你就不会乱动,而且你以为你现在的身体那么虚弱,又能够跑到哪里去”忽然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
闻言,瞿颖的动作不由一滞。
这时一道人影悠悠的从外面进来,正是一身医生服装,戴着口罩的温小婉。
“你是谁?”瞿颖警惕的看着温小婉。
“救你的人”温小婉淡淡的说道。
“这是哪里?谁把我送来的”瞿颖再次追问道。
“这是哪里,你不需要知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是白泽少将你送来的”
“他离开之前交待,你只要在这里安心养伤就可以,别的不需要你操心”
“对了,这是今天的晚报,你可以看看或许能够知道些什么东西”温小婉将桌子上的报纸递过去。
爱情正当时 五月的双子
说完转身离开,只是在出门的时候,再次转身警告道:“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也不知道你叫什么”
“但我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在我这里养伤的这段时间,只待在这个房间,不要随意走动”
“否则,造成任何的损失,都将由白泽少承担”
“好自为之”
瞿颖说完直接走出房间。
病床上的瞿颖收回视线,第一时间就开始翻看起报纸来。
果然,发生在租界的事情,已经被很多报纸给报道出来。
作为此次事件的参与者,虽然报纸上的很多报道在瞿颖看来,都是捕风捉影。
但她还是可以从这些报道里面,发现一些有用的东西。
比如说此次的日本人在租界的行动,虽然声势浩大如火如荼,道似乎没有任何的结果。
看到这里,瞿颖内心不由一松,他还真的怕白泽少因为她的事情,进而被日本人怀疑。
又大致浏览了一遍,搜寻不到太多有用的信心以后,瞿颖将报纸放下,然后下床。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就在她即将踏出房门的时候,脑海里想到那个医生的话语,最后只能返回,坐在椅子上。
直到这个时候,对于白泽少的真实身份,她都有些难以置信。
之前的时候,无论是特务处对白泽少的追杀,还是白泽少对于特务处反击,都没有一丝含糊手软的意思。
诸天大航海时代
那可都是血淋淋的事实。
想到这里,瞿颖不由苦笑一声,或许只有这样,白泽少才能潜伏道如今的位置。
基于此,瞿颖也知道为什么白泽少要对他们进行身份保密。
当然,知道了白泽少的身份,对于之前站长的神通广大也就没什么意外了。
现在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养好伤,然后见白泽少一面,因为她有很多问题问白泽少。
“吃药了”就在这时,一道突兀的声音,在瞿颖耳边响起,吓了她一跳。
随即瞿颖看向眼前之人。
虽然她之前在走神,但她的本能却没有丢失,但这个陌生的护士却能走进这里,靠这么近,显然不是一般人。
来人正是高小英,她没有理会瞿颖的注视,将要放下以后警告道:“你庆幸自己没有走出这个房间”
“否则,我们送给白泽少的就只能是一具尸体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和白泽少是什么关系?”对于高小英的恐吓瞿颖并没有在意,反而很关心这些人的身份。
“我们和白泽少只是交易关系”
“我们负责救你,他给我们一些钱财,同时为我们办一些事情”高小英淡漠的说道。
“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瞿颖问出自己当下最为关心的问题。
“当然是雇主说了算,白泽少什么时候来接你,你什么时候离开”
“当然,如果白泽少现在来接你,你现在就可以走”
“反正我们的报酬之前已经谈好,我们巴不得你现在就离开”高小英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瞿颖沉默片刻后,忽然道:“我可以和白泽少电话联系吗?”
“不可以”高小英冷冷的拒绝道。
“好吧”瞿颖苦笑一声,不再继续问话,而是拿起药直接吃了。
高小英没有多呆,直接起身离开房间。
只是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午夜十二点的时候,白泽少竟然来到这里。
“人怎样?”白泽少没有去见瞿颖,而是直接询问温小婉。
“还好,恢复的不错,大概一个星期或许就可以离开,当然到时候还得看具体情况”温小婉解释道。
“这就好,她没有什么别的举动吧”白泽少点点头,旋即担心的说道。
“还算规矩”这次是高小英回答的。
‘我去看看她,你们先休息,见完以后,我会直接离开’白泽少说完直接离开。
房间里面。
白泽少到来的第一时间就被瞿颖得知:“站长,你怎么来了?”
“我看看你,看来恢复的不错”白泽少笑着说道:“如此看来,我也放心了”
“站长,这里是哪里?他们是什么人?安全吗?还有我们那天的行动……”瞿颖一连窜的问出很多的问题。
听到后来白泽少都有些头大,不得不打断她的话语:“行了,这些东西不需要你操心,你安心养病就可以”
“另外,不要离开这个房间,一个星期以后,我会来接你”
“好吧”瞿颖看着白泽少不耐的样子,无奈的说道。
“那我不打扰你休息了”白泽少说完转身离开。
次日。
当白泽少来到特工总部的时候,收到司令部的电话,告知雷朋还有行动队的人目前正关在司令部,暂时无法返回。
对此,白泽少点点头,并不是太过在意。
本来他都准备话挂断电话了,不想电话那边忽然响起池上慧子的声音:“白主任,来一趟司令部”
“现在?”白泽少下意识的问道。
“没错,就是现在”池上慧子说完不给白泽少问话的机会,直接挂断电话。
白泽少皱皱眉头,不太明白池上慧子喊他到底什么事情。
将秘书喊来,简单的交代几句以后,就坐车离开。
秘书直到看不见白泽少的汽车才返回办公大楼,此刻的他对于白泽少可是非常的佩服。
雷朋前段时间蹦哒的那么厉害,原本他还担心什么,没想到这才过了几天,就被关在司令部大牢。
他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没有白泽少的手笔,也不敢随意乱猜,但对白泽少却是更加的恭敬。
白泽少可不知道自己的秘书,才是将事情猜测的最为接近之人,因为此刻的他已经来到司令部。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北原仓介在他到来的时候,竟然亲自等他,惊诧之余不由小跑上前:“大佐好”
“白主任你终于来了”北原仓介看着白泽少笑着说道。
“是出什么事情了吗?”白泽少好奇的问道。
“待会你就知道了”北原仓介神秘一笑,然后带着白泽少走进司令部。
让白泽少皱眉的是,北原仓介带着他竟然朝着司令部审讯室走去。
这一幕让白泽少内心多了几分不安与忐忑,不太明白北原仓介和池上慧子到底在搞什么。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此行应该不会对他不利的,否则不会是眼前的阵仗。
走进审讯室之后,白泽少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池上慧子。
随即视线转移发现审讯室里面的刑架上,竟然绑着八个青年男子。
这些人的状态极差,每个人都遍体鳞伤。
“他们是特务处的人,刚刚被我们抓住没多久”这时,池上慧子的声音忽然在白泽少耳边响起。
这话却让白泽少内心一愣,特务处的人怎么会落在池上慧子手里?
当下问道:“他们是上海站的人?”
“不是,是从山宁过来的,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携带着大量的伪钞”池上慧子淡淡的说道。
“伪钞?”白泽少心里咯噔一声,不由想到总部的计划。
“没错,你看看”池上慧子一边说话,一边从抽屉里面拿出一张钞票递了过去。
白泽少瞥了一眼心里一阵无力感。
难怪日本人会这么轻易的就将山宁派来的特工给抓住,实在是这些伪钞太过粗糙了。
这些钞票只要一流通就会被发现,顺藤摸瓜,日本简直就是一抓一个准。
他真的是想不明白,戴老板怎么会同意这些人来上海。
这根本就不是完成任务,而是来送死的。
收敛心思,白泽少看向池上慧子道:“大佐,您让我来这里的目的是?”
“还有一些人潜伏在上海,你要做的就是将这些人全部抓出来”
“我们要给山宁方面一个狠狠的回击,否则他们不会罢休的”池上慧子命令道。
“可是我的人全部被羁押在司令部”白泽少苦笑的说道。
“宪兵队的人会配合你行动”北原仓介及时道。
“那我什么时候行动”白泽少问道。
“现在,我们已经得到线索,必须马上行动,否则一旦让剩下的那些人收到消息,他们绝对会逃脱”池上慧子命令道。
“我马上行动”
白泽少随即转身朝着外面走去,根据眼前这些人提供的情报展开搜捕行动。
一时间,整个上海再次变得乱哄哄起来。
大批从山宁潜伏进来携带伪钞的特工纷纷落网,被白泽少带人给押到司令部。
行动规模虽然不大,但上海站还有地下组织的人还是全都收到消息。
知道白泽少身份的人,全都好奇白泽少的动机,他为什么会如此做。
我家有只大老虎
可惜。
白泽少的苦衷他们根本不知道。
此刻的他再次出现在审讯室里面,池上慧子很满意白泽少的成果,笑着说道:“这些人交给你审讯,看看能不能有更多的收获”
“当然,如果实在没有价值,直接处理掉就好,免得浪费粮食”池上慧子冷漠的说道。
“是”白泽少苦涩的点点头。
对于自己的这些同僚,他真的无能为力。
这次的特务处可谓是损失惨重,能够派到敌占区执行任务的,肯定都是精英。
只是这些人还没有建立功勋,就因为己方生产的伪钞不过关,被日本人发现。
白泽少真的很想问问山宁那些制造伪钞的人,为什么这么着急。
明明技术还不成熟,就着急搅风搅雨。
最后,无奈叹息一声的白泽少不得不收敛起内心深处的哪一丝怜悯。
池上慧子还有北原仓介明显在盯着他,只要他有一丝异动,恐怕他自己都会栽进去。
很快就对眼前的这批人展开审讯。
手段非常的残酷与血腥,很快这些人要不选择自杀,要不选择交代自己知道的。
最后。
确定不会再有更多收获的白泽少走出审讯室,将审讯记录交给了池上慧子。
“不错”池上慧子看完记录以后道:“可惜,没有问出更多的情报,尤其是关于山宁方面的制钞负责人情况,我们更是一无所知”
“大佐,这些人只是下面的行动之人,他们还没有资格知道这些”白泽少沉思道。
“倒也是,是我太过着急了”池上慧子笑着摇摇头。
随即道:“那你就先回去吧”
“好”白泽少转身走出司令部。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