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w8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第九十五章 繪本分享-3dv3i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特拉福买家具乐部
基本上,卢迪克校园长这会儿就是当故事听的了。
这段历史由加尔文学者讲述的历史,从未从现在任何的文献当中。
因此,也就意味着这段理世…故事,没有任何的根基,即使此时已经陷入了这种诡异的环境之中,卢迪克自身的抽离感依然相当的强烈。
他强行让自己走进去加尔文学者所讲述的这段历史之中,一心二用。
“老师,按照你的意思,目前我们所遇到的这种困境,其实就是这位名为【莫瑞甘】的外神的复仇?”卢迪克皱起眉头,联动最近他所经历与看到的,“【圣陨】?”
“【圣陨】的水很深。”加尔文学者轻轻摇头:“恐怕远没有想象之中的简单,但显然与【莫瑞甘】脱不了关系。”
“打赢了。”卢迪克忽然说道。
这座庞大的学院以外的城市,大片的地区已经被破坏成了废墟,名为【苍雷】的巨大机器耸立在废墟之中,只剩下半截的手臂,身上多出都是严重的创伤。
第九十七的【使者】最终被打败了……这毫无疑问是一场惨烈的战斗。
“是赢了。”加尔文学者点点头,淡然道:“但【苍雷】的驾驶员,也差不多要报废了。”
卢迪克愕然道:“您刚说,驾驶员是这所学校的学员?”
加尔文道:“你目前所在的这所学校,是目前这个世界三所用来专门培养类似【苍雷】这种战斗机器驾驶员的学校之一……不然你以为,普通的学校,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防御措施?”
确实,如今从他的这个地方看起,整个学园不仅仅包裹得如同铁桶似的,学校的各处地方,都冒出了许多的大型防卫火炮——这本身就很不正常。
“老师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还会成为这里的校长?”卢迪克冷不丁道:“以及,我为什么也会在这里?”
“这是随机事件。”加尔文学者想了想道:“除了操纵【盖亚之书】的【莫瑞甘】之外,任何进入【盖亚之书】的人会碰到的所有事情,都可以说是随机事件,或者是在【莫瑞甘】的安排之下的事件。”
“两种可能?”卢迪克诧异地张了张口,旋即心中一动道:“您是说,这个外神其实还不能完全控制这本奇异的【盖亚之书】?”
加尔文学者却深深地看了眼卢迪克,忽然道:“如果你能专心做好一件事情的话,你其实是最能够继承我衣钵的人。”
卢迪克却摇了摇头:“老师你太穷,就算继承了你的全部,还不够我一分钟的上下。”
“精神财富才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库。”
“但是吃不饱。”卢迪克耸耸肩道:“哪怕是一直以苦修士自居的你,一样还需要吃饭喝睡觉,没有这些,你早就已经死在了街头。任何一切抛开了物资基础谈论的梦想,我都觉得像是隔着屏幕在手冲一样,只是自我安慰而已。”
加尔文学者也不恼……要是这样就会生气的话,早在曾经教导卢迪克的过往里,自己就已经喷血而死。
卢迪克此时也摇了摇头,“所以说……老师,您为什么会这样的清楚这一切?这些事情,及时在我的家族里,也没有任何的记载。”
加尔文学者叹了口气道:“这一切,都要源于一个人。”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这次又是谁?”卢迪克翻了翻白眼。
“茉莉安大师。”加尔文学者轻声说道。
“茉莉安?”卢迪克沉默半响,才缓缓道:“就是当年你拐着我还有阿萨谢斯那家伙所追寻的人吗。”
“你果然知道些。”加尔文学者深深第看着他。
卢迪克淡然道:“我不是阿萨谢斯那个天真的家伙,不会无条件地相信你的这一套……从前被你坑得还少吗?”
“阿萨谢斯他,其实已经成熟了许多。”加尔文学者摇摇头,旋即又道:“冲击已经结束了,作为这个学校的主事人,我不能够离开岗位太长的时间……有什么话,等到晚上,我会再来找你。你可以好好地消化一下这些内容。”
军少心尖宠之全能千金
说着,加尔文学者便驾着电梯迅速离开了。
卢迪克不禁眯起了眼睛,嘀咕道:“你这老混蛋,你倒是告诉我,到晚上之前的这段时间,我该做什么啊?”
摇摇头,卢迪克眺望远方那一动不动地站在城市废墟之中的巨大残破机器,一些类似小型飞机之类的东西,此时正在飞速地靠近着残破的【苍雷】……大概是药忙碌起来的。
卢迪克低头,却是自领口中取出了一根项链来,这上面有一颗泪滴似的吊坠,他嘀咕道:“着装虽然改变了,但这玩意还留着嚒……【圣耀】。”
这是【圣人之母】家系的传世之宝。
但在阿萨谢斯的身上同样有着另外一颗的【圣耀】,只有当两颗【圣耀】齐聚的时候,才会……
“但阿萨谢斯不可能也在这个世界,不是吗?”卢迪克摇摇头,正想要将吊坠塞入了领口之中,不料从【圣耀】吊坠上,却传来了一丝微弱的热度。
卢迪克心中一怔。
这意味着,它能够感应到另外一颗【圣耀】的存在,也就会说……阿萨谢斯不会在自己很远的地方?
就在此时,城市的废墟之上的天空之上,突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光芒,一道光柱投落到了大地之上,竟是瞬间就将即将回收的【苍雷】以及救援部队直接湮灭!
城市甚至被推平了不少,颇为甚至一直延伸到了学校的外围。
强烈的冲击波,甚至将卢迪克直接掀翻在地上。
他死死地抓住的护栏,只见破坏之后的城市上空,此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而漩涡之中,似有一道小小的身影,缓缓地降落出现。
耳边响起的,则是学校內警报的声音。
“注意!注意!检测到新的冲击出现!注意,注意!新的冲击已经出现!”
一个类似手机似的盒子,此时从卢迪克的身上掉了出来——落地的盒子自动打开了,并且弹出了不少的投影界面。
卢迪克心中一怔,这大概是这个世界的人,或者说至少是作为学校老师身份的人,随行配装的东西?
只是这弹出的画面上,赫然出现的,是那巨大漩涡之中的画面。
画面上,则是那缓缓降落身影的全貌。
“这家伙,不就是?”
……
……
掌心之中,有轻微的热度传来,阿萨谢斯先生似乎正握紧着什么。
此时的他正坐在了一张单人床上,房间很狭窄,是类似禁闭室似的地方……这是神佑之城教廷的收容所。
自从被讨伐小队的人带回神佑之城后,他就被直接关入了这个地方——已经三天的时间了。
三天的时间内,他都未能与外界取得任何的沟通。
脚步声传来。
阿萨谢斯瞬间将手心之物收好,随后闭上了眼睛,躺在了床上。
“阿萨…阿萨姆!”
阿萨谢斯瞬间睁开了眼睛,则是伊莎贝尔的声音。闻言他直接坐起了身来,打量了铁栏外边的伊莎贝尔一眼,忽然露出了笑容来,“看样子,这几天你应该过得不错的样子。”
伊莎贝尔小姐一番白眼,“要来看你不容易,这几天我花了不少功夫,来申请到了来探你。”
阿萨谢斯先生收敛了笑容,正色道:“现在什么情况?我觉得,我可能快要被那些自称圣研所的家伙,切片研究?”
“我对现在这个地方,还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你也别指望我太多。”伊莎贝尔飞快地道:“不过,近期来,或许有一个可以将你救出去的机会。”
“怎么说?”
伊莎贝尔低声道:“我观察到,神佑之城这几日戒备都异常的森严,似乎是在防备着什么……隐约地,或许会有一个强大的敌人要到来。”
“强大的敌人?知道是什么来历吗?”阿萨谢斯先生飞快问道。
伊莎贝尔摇摇头:“我能接触的事情很少……不过,今日【D】突然来找我,给了我一张像是机票的东西,应该是让我离开。情况,看来不容乐观就是了。”
阿萨谢斯上下地又打量了伊莎贝尔一眼,冷不丁道:“他给你离开的机票?看来你这几日还真是废了不少功夫啊?”
伊莎贝尔淡然道:“我只是和那家伙,吃了几次饭而已。他倒是挺享受约会的时间,却从来都没有真的碰过我。”
“听起来很反常啊?”阿萨谢斯沉吟半响,便想了想道:“这里是人类对抗吸血鬼的大本营之一,世界上仅有的神佑之城,能够让这里的教廷如临大敌的存在……能让【D】这样反常的,该不会这次的敌人是?”
“给予他诅咒的……吸血鬼真祖?”伊莎贝尔心中一动。
阿萨谢斯忽然道:“伊莎贝尔,你过来一些,把手伸入来,我有些东西要交给你。”
伊莎贝尔皱了皱眉头,但迟疑了片刻之后,还会将手臂给伸进去了一些,“你要给我什么?”
瞬间,阿萨谢斯一把将伊莎贝尔的手腕抓住,“给你一个不怎么好的回忆!”
说着,伊莎贝尔便感觉到了一股刺痛从手腕传来,阿萨谢斯竟然已经咬在了自己的手腕之上!
她又惊又怒,怒喝道:“阿萨谢斯!你这个恶棍!你要做什么!放开我!!”
她用力地挣扎了几下,最终成功地将手臂抽回,但此时手臂上已经被咬破,血流了她大半的手掌,她不禁恨恨地盯着阿萨谢斯。
此时的他满口的鲜血,眼睛微眯……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地吁了口气,恢复了正常的模样,“好了,应该够用了。”
“你故意要吸我的血?”伊莎贝尔似想到了什么。
阿萨谢斯耸耸肩道:“毕竟一直饿肚子的话,什么也做不了……虽说我是个奇怪的感染体,但好歹也是个感染体,一些奇怪的能力还是有的。”
说着,只见阿萨谢斯伸手握紧了铁栏,随着用力,铁栏竟是发生了轻微的弯曲——但阿萨谢斯并没有继续下去,而是再次将铁栏给掰直了回来。
他低声道:“等晚上,他们戒备没那么紧张的时候。”
伊莎贝尔咬牙点点头,随后气冲冲地用袖子将伤口藏好,“这笔帐,我会慢慢和你算的!”
……
……
……
……
蕾米娅蜷缩在角落,怔怔地看着火光,城市外边此时正下起了暴风雪,听【Z】说,这类型的风雪起码要接连下好几天的时间。
也就是说,她需要躲在这个地下管道几天的时间了。
“洛……【Z】,你知道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寂静之中,蕾米娅的声音缓缓响起。
【Z】此时正靠在了墙壁上,借着火光,正在看着一本相当破旧的书。
闻言,【Z】合上了上,缓缓地道:“也是呢,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从人类留下来的纪录看来,这从前应该是一个蔚蓝澄清的世界。”
“你也不知道?”蕾米娅张了张口。
【Z】摇摇头道:“没有亲身经历,不过从过往找到的一些记载看来,似乎是从前的人类自己选择的灭亡的道路。”
“人类…选择?”蕾米娅摇摇头:“我们怎么可能会选择灭亡自己。”
【Z】无所谓地道:“或许,在今后的旅途上,能够找到答案。”
蕾米娅正要问些什么,但此时管道的深处却传来了一些轻微的震荡……蕾米娅的心弦一下子就提紧了起来。
伴随着震荡越发的强烈,还有一种相当沉重的脚步声想起……蕾米娅一下子就那柄血迹斑斑的剑给提了起来,紧张地看着【Z】,“可能是魔物,或许是因为火光,或许是因为我们的味道!”
“不用紧张啦。”【Z】却笑了笑道:“是我的朋友们回来了。”
“朋…朋友?”
“路途上认识的朋友。”【Z】点点头:“它们陪着我一切,去寻找我的过往,都是很好的家伙。”
蕾米娅下意识松了口气——最起码,并不是魔物。
【Z】的朋友的话,应该也是不错的人吧……起码【Z】就和洛先生是一样,很能给人安心的类型。
“【Z】,晦气,晦气!这个破地方鸟不生蛋的,什么有用的物资都找不到,你恐怕要饿几天肚子了!”
一道粗狂的声音传来,蕾米娅顿时提起了精神看了过去。
伴随着越发靠近的声音,出现在蕾米娅面前的,却是一道弯着腰走着的巨大身影……火光,最终照射到了这道身影之上。
“盔…盔甲?!”蕾米娅顿时瞪大了眼睛。
只见这弯着腰行走的,赫然是一个身穿着厚重铁甲的家伙——庞大的身躯,几乎要挤满了整条管道的横截面似的。
但相对地,也给人一种比较安全的感觉——毕竟在这种魔物横行的地方,这一身盔甲看起来相当的具有防御力。
但很快,蕾米娅就变得不怎么淡定了。
因为她看到了一个脑袋是【晴天娃娃】的家伙。
还有一只会说话的大蛤蟆,以及一头同样会说话的蓝色的鸟。
“这是卡兹!这是【晴天】,还有太郎丸和蓝鸟。”【Z】此时微笑着介绍道:“它们都是我在旅途上认识的好朋友。”
蕾米娅发现自己错了,这位【Z】的朋友,根本就不能算是……人!
……
……
……
……
门前是一扇门。
漫长的通道之中,以这扇门作为终点。
洛老板站在了终点的大门之前,侧头打量了一眼之后,便缓缓地将大门推开。
于是,他出现在了一间小巧而精致的女孩子的房间之中——这里有着一切爱好幻象,憧憬着可爱的女孩子应有的东西。
桌子上还有画本,上面有些草稿,洛老板随手拿起看了一眼。
确认了,是小黄漫没错了。
洛老板眨了眨眼睛——房间的门一下子打开。
只见一名穿着小裙子的少女,急忙忙地冲入,一手从洛老板的手中将画本躲过来,脸色通红,“你又摸进来我的房间!你这个大坏蛋哥哥!!”
错愕之间,洛老板脸上很快便浮现出了一抹笑容来,微笑着道:“画得不错。”
少女闻言,顿时唧一声的怪叫了起来,随后一把跑到了床上,用杯子盖住了自己的全身,哭似的大叫道:“出去!出去!出去!!”
好久没有动静,少女才试探性地从被子中探出了头来。
房间已经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了。
她懊恼地看着自己的画本上的草稿,脸红的像是火烧似的,真的快要哭出来了,“早知道,就不画这种题材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